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查看: 1758|回复: 0

[武俠] 《杨家将外传》21-24

[复制链接] x0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無聊
    2018-8-30 09:33
  • 簽到天數: 6 天

    [LV.2]偶爾看看I

    发表于 2018-8-28 14: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成人资源,马上注册论坛帐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第二十一回 孟良大战翠云楼 
    五娘香穴会情郎

      话说孟良抱着五娘走进卧室,一边走一边想:“熬了这么多天,终于熬出头
    了,不但得了两个美娇娘,还是文武双全的绝色美人,心里别提多高兴。”嘴里
    哼着“十八摸”的小调,来到床边,一把将五娘抛在床上。

      虽说五娘答应这样做,但心里还是有点担心,深知如果此事泄漏出去,后果
    不堪设想。但随着孟良这一抱,小调一哼,心里的担心就荡然无存,准备大干一
    场。对孟良说:“情哥哥!我知道你玩过无数女人,那些根本无法跟我们有武功
    的相比,今天我给表演一段,让你看看我们杨门女将不但能在战场杀敌,而且还
    能在床上取乐她的男人。”

      “喔!是吗,你们有这样的本领,我到要看一看。”

      “看是可以,你也要出力,你就把那小调哼出来以娱兴,我来表演,到时候
    你可一起来。”于是,孟良又哼起“十八摸”,五娘跟着孟良的小调跳起脱衣舞
    来。

      说起五娘虽然没有四娘身材那么丰满,但柔软性在杨府没人能比得上,能够
    做得别人做不到的动作,而且将武术上的动作移到脱衣舞上来。随着孟良的音调
    慢慢的脱下身上的衣服。五娘的肌肤保护得十分完美光滑,一对乳房也圆滑挺拔
    ,不大不小,盈盈一握,坦平的小腹下,阴毛呈白色,既浓且密。

      开始孟良还能坐在床,到后来随着五娘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那挑逗的动作
    越来越大,孟良的鸡巴越来越硬,越挑越高于是就就坐不住了,慢慢地走到五娘
    的身边一起跳了起来。孟良打仗还可以,跳舞就不行,加上那一身的黑毛,活像
    一只黑猩猩在那里张牙舞爪。

      说老实话五娘她们并不喜欢孟良这两个人,无一可取之处,但目前没有其他
    的男人,又不能到外面去找男人,只能退而求其次。五娘在孟良的前面来了个倒
    立分开双腿,将自己的小穴展露在孟良的眼前,孟良看到了与四娘不同的景像。
    原来五娘的阴毛是白色的,而两片粉红色的阴唇盖住了小穴口,一股幽香直冲孟
    良的朝天鼻,这更使孟良急不可待的想开垦它。

      孟良一把抱住五娘的细腰,将她的小穴移到自己的嘴边,用嘴巴去耕耘它。
    下边的五娘也把孟良的鸡巴含在自己的嘴巴里,用舌头去舔它的龟头。由于五娘
    的体重较四娘轻,所以,孟良抱着五娘整个房间走。

      孟良一边舔五娘的小穴一边说:“五夫人!这里怎么有一股香味,难道是你
    那小穴里出来的?”

      “没错,我这小穴是有香,这生来就有的,那还是佘太君为杨五郎选夫人,
    当时有很多王公大臣将女儿送到杨府,让佘太君挑选。你不知道有多么激烈,杨
    家选媳不但要文武双全,还要人品像貌;一连五天近百人,佘太君都不钟意。

      这一天,我和父亲江湖买艺来到京城,正在杨府后门摆摊,由于我一两天没
    吃东西,表演时摔伤腿,杨五郎回府见到这个情况,他将我们带进杨府养伤,精
    心照料,无意中他闻到香味,就问我这香味哪里来的,你身边并没有香囊之类的
    东西。

      当时杨家声名显赫,杨五郎又这样体贴入微,如果能嫁给他就不用江湖买艺
    ,于是我就告诉他这个秘密,那知他高兴得不得了,马上告诉佘太君要娶我为妻
    。佘太君听到儿子这么说,心想如果这女子有这种异事,这叫天生异香,将来会
    旺夫。于是佘太君就答应了,后来杨五郎成为一代高僧,这是后话。这个秘密只
    有两人知道,你是第三个,第四个肯定是你那狐朋狗友。”

      “是吗!看来今后你就落在狐嘴狗棍里了,你还有什么让我感到惊奇的。”

      “你先放我下来,不知道你的跑马射箭的功夫如果?”

      孟良自豪的说:“在边关除了大帅,就是我了,指那射那,今天还是一箭双
    雕,你说利不厉害!”

      “我倒要看一看。”

      于是,五娘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双腿分开搁置在两个扶手上,此时她正将阴
    部完全向外暴露,大小阴唇已因充血红肿,比寻常肿大一倍,而且因双腿的大开
    而张开,出现了阴道口。紫红色的阴蒂也在兴奋地跳动,分泌出的淫水已开始流
    出来了。

      “孟将军,这跑马射箭的功夫,你可要射准点!”

      “五夫人,小弟保证百发百中。”

      “那你快射吧,你难道不见我的小穴里的淫水早已流出来了?还有,你以后
    叫我五娘就可以了。”

      “尊命,五娘。”

      相隔足有五尺的孟良一声欢笑,左手握住肉棍的根部。使肉棍平端而起,身
    形向前飞跃而起,一式“乳燕投怀”向着坐在椅子上,阴门大开的五娘飞去。在
    鸡巴的龟头刚刚进入五娘阴道的刹那,孟良一伸右手,身形控制的恰到好处,不
    轻不重地碰在五娘的身上。

      “兹”的一声响,鸡巴齐根没入五娘的阴道中。

      “啪”的一声轻响,是两人肉体相合的声音。

      “啊……”五娘极度兴奋的浪叫。

      “五娘,正中花蕊。”

      “啊……掸的好舒服,刺的好深,好爽,孟良,再来几次怎么样?”

      “尊命,五娘。”

      于是,孟良连续来二十余次“跑马射箭”,直搞得这五娘浪叫不已。

      在第二十四次射中红蕊之后,孟良再没有玩“跑马射箭”,他让肉棍在五娘
    的小穴中待了一会儿,趁这个时候,加紧去吮吸五娘早已竖起的乳头。

      在五娘自己兴奋地叫着向前动了十余下之后,孟良用双手抱住五娘的臀部,
    五娘则用双手抱住孟良的腰部,二人同时前缩挺后缩,鸡巴在五娘小穴中便飞快
    地抽插起来。

      “兹!兹……”

      “啪!啪……”

      “啊……噢……哦……哎……好爽……好舒服……心肝宝贝……快……快…
    …再快点……用力……再用力……多用力……用力插我……哦……插烂它……再
    快点……啊……我泄了……噢……心肝……你好强壮……你的鸡巴真是一个好宝
    贝……啊……哦……我要飞了……要升天了……要成仙了……”

      “五娘,怎么样?我还行吧!”

      “行,简直太行了……心肝宝贝……别出声,快用力插我……用力……哦哦
    ……哎……我里面好痒……快帮我止痒……快插我……”

      开始五娘还想玩一玩孟良,想拿杨家的威风压一压孟良,那知小穴不争气,
    由于多年没有男人鸡巴的抽插,几十下就顶不住流出淫水,而且不断地哀求孟良
    大力插小穴,就像一个荡妇哀求嫖客插小穴,插烂它都无所谓。

      孟良看到杨家五夫人这副淫荡像,臣服在自己的鸡巴下,心里很有一种满足
    感,以前老子让杨六郎压在底下,现在你的五嫂哀求老子插她,等老子彻底收复
    五娘后,再想办法干你老婆。你说这人的野心大不大?

      不过,孟良没有这个机会了,这是后话,以后再交代。

      “五娘,再插你的小穴可以,不过我们是不是换一种花样。”

      “这个小穴就交给你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只希望别冷落它了。”

      孟良一把抱起五娘,鸡巴也不抽出,将五娘的一只腿压过头顶,小穴更加突
    出,而且穴内的肉壁将孟良的鸡巴压迫得更紧。此刻孟良的鸡巴也因过度的摩擦
    而勃起至最硬、最长、最粗、最热的程度,也顾不得五娘的腿抬得过高是不是受
    不住,猛烈抽插起来。

      “……啊……啊……你的花样真多,哦……啊……看来我终于熬出头了,心
    肝宝贝……哦……我这个小穴……怎么样……啊……大力点……我好久没有这样
    开心了,噢……啊……真不枉我和四娘这么做……啊……快点……喔……”

      “只要能令五娘爽,我随时可以侍候五娘。”

      “心肝,有你这句话,今后有什么事,尽管出声。快用力插我……啊……顶
    死我啦……啊……啊……花蕊顶的真舒服……哦……我又泄了……啊……我的脚
    已经……顶不住……你慢一点……哦……啊啊……不……快……别停……啊……
    我顶得住……噢……我的小穴……啊……已很长时间……没有鸡巴插过了……哦
    ……我要……”

      孟良见五娘已经倒在自己怀里,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就知道自己玩得过猛,
    已把五娘插得脱了阴。于是,用嘴对嘴度过阳气给五娘,好一阵五娘才缓过气来


      五娘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说:“不好意思,我已经很久没有被这样干过了,有
    些不适,先让我休息一下,回头再来侍候大爷。”

      你看看这就是贱货,才这一会儿,就从孟良到心肝宝贝,最后到大爷。

      要知这场肉戏如果收场,请听下会分解。

       第二十二回 孟良开垦后庭花 
    郡主设计佘太君

      话说五娘经过孟良这一顿抽插,可以说是至从杨五郎死后最快活的一晚,把
    自己插得三魂去了二魂,七魄不见了四魄。

      但这边的孟良在一边等得难受,不过看到五娘的小穴上的两块肉片朝外翻着
    ,也不好过分难为五娘。那知孟良的双眼溜到下面的屁眼,心想上面的不行,那
    就干下面的。于是,孟良将五娘仆在太师椅上,让五娘肥美的臀部高高翘起,双
    手抚摸五娘那还没有开过封的屁眼,说:

      “多美的后庭院!五娘,你保养得真好,今天由我来举行开封仪式。”

      说完就将那硬的发光的龟头顶住五娘的后菊花,在上面慢慢的往里挤,由于
    屁眼太小,又是第一次,好一阵都没有插入。还没有缓过气的五娘,见孟良在动
    她的后庭院,吓得哀求孟良:“啊……别这样,那里不能动,求求你,其它地方
    都可以啊!”但说归说,又没有力气摆脱,再加上被孟良抓住屁股,也只得让孟
    良乱来。

      “你放心,替人开后庭花,我很有经验,不会有事的,而且它比小穴有另外
    一种乐趣,当然我会小心点,如果你有什么不妥,我会停下来,除非你开口求我
    快些,我一定又轻又慢的。”说完,轻轻的以手分开洞口,缓缓的挺了进去。

      孟良费了很大力气才将鸡巴插入五娘的屁股,五娘强忍着小菊花传来阵阵巨
    痛,一声也不出,是因为怕孟良一个不高兴,一走了之,那就大件事了。好不容
    易得到,不可能轻易放弃。

      五娘的身材不像四娘那么修长,但也不差多少,尤其是那小菊花特别紧,加
    上她的心情紧张,孟良每挺进一分,五娘就闷哼一声。

      孟良只觉得另外一种快感时时传来,不由先吸口气,稳住精关,心中暗忖:
    “妈的!想不到‘开苞’的工作如此难搞。”

      好不容易挺进到底,孟良立刻按兵不动,然后双手在五娘的身上抚摸。五娘
    开始还挺难受,这比小穴开苞还痛,尤其是孟良插进去后不动,再加上孟良的双
    手在其身上上下抚摸,那种不同于小穴的感觉升上心头。

      可是,这时的孟良偏偏不动,于是,五娘禁不住开始抽动那丰满的臀部。孟
    良微微一笑,让她自己去动,自己慢慢来。五娘好似痒得要命,偏偏孟良来这一
    招,越弄越痒,可是这是自己提出来的,怎好反悔,她只有自己用力往后顶。

      五娘暗暗叫苦,逼不得已,红着脸笑道:“大爷!我已认错了,你尽量发挥
    吧!

      小贱人绝对没有半句怨言。”

      “真的吗?”

      “真的!”

      “我会插得很快、很重喔!”

      “没关系!”

      “哈哈,那我可来了。”

      说完,孟良立即展开快攻!五娘好似久旱逢甘露,亦用力的顶着臀部迎合著


      “啊……真好……喔……它比小穴没得差……大力点……快一点……啊……
    我都爱上他了……哦……它里面都有水了……太美了……啊……”

      “干死你这小贱人……噢……你这贱货……比妓寨里的……还淫荡……啊…
    …真是好货色……比老子干过的……强太多了……噢……你他妈的……杨家的寡
    妇……都是他妈的欠插的贱货……啊……老子一定要干你们杨家所有的寡妇……
    啊……看看其他的是不是……噢……你一样骚……啊……老子……啊……也顶不
    住……噢……太过瘾……太美……哦……干它真舒服……真销魂……啊……我完
    了。”一股储备几年的热精冲入五娘的后庭花。

      从此以后,四人经常躲在四娘的房间游戏。

      这一天,四人一丝不挂躺四娘的床上,孟良问四娘:“这次叫六郎偷偷摸摸
    回天波府是什么事情?”

      四娘看了孟良一眼,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没有出声。

      孟良说:“有什么事就说吗,别吞吞吐吐的。”

      五娘接口说:“说出来有什么用,你们又帮不上忙。”

      “天底没有我们兄弟办不了的事情,你们说吧!我们帮你搞定。”

      于是,五娘就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孟良他们。

      原来,新科状元谢金吾是辽国派往宋朝的间谍,王强的干女婿。王强为了整
    垮杨府,指使新科状元谢金吾利用夸官游行,故意去天波杨府府前大吵大闹,将
    佘太君气病。更气的是刚登基的新皇帝,真宗皇帝偏向他的老师王强,太君只得
    要六郎进京商量对策。

      孟良说:“这件事交给我们兄弟,去杀了谢金吾给你们出七。不过,我们办
    成这件事,你们怎么样谢我们?”

      五娘说道:“你们俩得了我们两个还不满足,好吧!你们说想要什么。”

      孟良说:“如果事情办成,你们能不能引诱其他的寡妇一起来侍候我们兄弟
    ?”

      四娘和五娘对望了一眼,说:“只要你们办成这件事,我们想办法让你们享
    尽艳福。”

      于是,当晚孟良二人,来到谢金吾的府第,将他们全部杀死,并挪走不少奇
    珍异宝。但孟良留下一首诗,被人发觉是边关来人,四处搜捕。杨六郎出来替孟
    良他们顶罪,被发配云南,孟良和焦赞只得逃离京城,直到大破天门阵时才见面


      四娘将这件事原原本本告诉郡主,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说:“这些东西都是
    孟良从谢金吾那里拿来的。郡主!这些东西很有意识。你看,这个是叫‘贞节带
    ’,听说是外邦的东西,是男人不在家时,给他的女人带的,是防止男人不在家
    时,怕她寂寞和勾引男人的。当女人穿上它时,这根东西……”四娘指着带子上
    一根两寸粗、五寸长的棍子说:“将它插入小穴中,可以解决女人的性需要,当
    然,它总不能代替男人的鸡巴,现在五娘身上就带着这个东西。”

      既然说到这个地步,郡主也就不瞒四娘,将何春的事情告诉四娘:“你看我
    连内裤都没穿,就是方便何春随时随地插自己的小穴,所以,希望你们也能加入
    进来,至于孟良两个人,由我来解决。”

      四娘心想:如果不答应,自己是斗不过郡主她们的,郡主又说何春何等了得
    ,比孟良他们强多了,也就答应了。郡主见四娘答应了,就说:“我还有事情要
    办,这个‘贞节带’你那里还有几个,我先拿一个试一试,让我们那位见一见。
    ”说完,由四娘拿起一个帮着郡主穿起来。

      这个“贞节带”是一个像丁字形的皮带,上面有一个锁扣,下面兜裆的皮带
    ,前后有两个孔,中间有一根五寸长、很光滑的木棍,如果将它插入小穴,以它
    为中心,那两个孔正好对准尿道和肛门。

      她妈的设计得真好!不过,如果碰巧一个干后庭花的,那就没有多大用了。

      等到郡主穿好它,开始还觉得怪怪的,那根木棍插入小穴虽不如何春的大鸡
    巴粗大,但这时插入小穴走起路来很不方便,但多走几步也就习惯了,而且,就
    像是何春的大鸡巴时时刻刻插在自己的小穴里,在干自己的小穴。

      等郡主多走几步也就习惯了后,就对四娘说:“这东西真不错,四娘!再拿
    一个走,今晚就到此为止,你和五娘商量一下,随时听我的通知。”说完,离开
    四娘的房间直奔佘太君的屋子。幸好这是晚上,没有什么人,不然看到郡主走路
    的姿态,就想上去脱掉她的裤子,去插她的小穴。

      不过这一段也让郡主走的好辛苦,那根假鸡巴好像有灵通,它不断地在小穴
    内上下磨擦,郡主连忙夹紧屁股,希望它在里面不要乱动,那知夹得越紧它越动
    得厉害,就在这时候,一股热流冲出郡主的小穴来。

      郡主一望左右见无人,连忙用手绢将流出的淫水搽干净,因光线很暗,郡主
    没能将残留裙子上的搽去。郡主知道不能久留,强忍着小穴内传来阵阵又麻又酥
    的淫意,急忙走向佘太君的房间。

      郡主来到佘太君的房门前,整理了一下衣裙,定一定神,敲了一下门。里面
    传来佘太君的声音:“谁呀?”

      “是我!柴郡主。”

      “啊!是郡主,进来吧!”

      郡主推门进到了房内,随手将门关上。这是一间有内外两间房屋的套间,由
    于战争,房内很简单,没有多少家具,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里面还有一张
    床,是佘太君的卧室。

      佘太君刚练完功出了一身汗,正在换衣服,见郡主这么晚来,肯定有什么事
    情,随手拿件衣服穿在身上,出来见郡主。两人一见面,就觉得对方怪怪的。原
    来,佘太君在平时,穿得很整齐,实足一个贵妇人打扮。但现在由于匆忙衣服没
    有穿好,露出一大半乳房和大腿,就像一个妓女,出来见她的恩客。而郡主因刚
    才的兴奋,残留的阴精正好在两大腿之间,也让佘太君一眼就看见了。

      两人心知肚明的一笑,就在里间的椅子上坐下。

      佘太君先说:“郡主!你怎么这样不小心?!要是让六郎和其他人看见,多
    么不好。”

      郡主红着脸说:“这是刚才留下的,没有人看见。”然后,将她看到四娘的
    事情告诉佘太君,并将带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

      佘太君叹了一口气说:“哎!年纪这么轻就守寡,这也怪不得她们,只能怪
    我们杨家这么多年杀人太多,报应!啊,现在只剩下宗保这条根,无论如何一定
    要救他回来,也算是对得起杨家的列祖列宗。你们把事情办得怎么样。”

      郡主就将今天商量的事,告诉佘太君,要她拿主意。佘太君笑骂道:“你们
    这些骚货,事情做到这种地步,还要我来做决定,要是我不同意,你们能收手吗
    ,好啦!

      将来你们住在那里,到时候再说。”

      郡主:“你不跟我们在一起吗?再说,八姐如果跟我们走,你怎么办!要知
    道,你是离不开八姐的。”

      佘太君:“谁告诉你,我不离不开八姐。再说,就算我肯,不见得他愿意跟
    我这老太婆在一起。”

      “老太婆!你一点也看不出老,身材这么好,皮肤又这么白,该有的有,不
    该有的没有。我们俩站在一起,人家还以为是两姐妹,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
    不愿意?听说你还有一手绝活,将来我们不能再叫你‘婆婆’了,只能叫你大姐
    ,对!叫你大姐。”

      佘太君笑道:“我看你不像郡主,到像是替人拉皮条的龟婆。但你却有一点
    没想到,六郎怎么办?他会同意我们这样做吗?你想过没有?”

      “现在已没有回头路可走,他同不同意,也由不得他了。”郡主暗着脸说:
    “我们不说这些不愉快的事,大姐!你看我给带来什么好东西。”说完,郡主拿
    出“贞节带”。

      “你怎么有这个东西?我在一本书上见过它的图画,它可是一件我们女人的
    好宝贝,你是从哪里弄到的?”

      “这是四娘那里拿来的,你看我已经用上了,还得我在来你这里的路上,已
    经泄了一次,弄得裙子上都有。大姐,你拿一套裙子给我换上它。”

      “我还以为是他留下的,原来是它把你那里弄出来的。你连内裤都没穿,看
    来这个人真厉害,让你们连内裤都不穿,我想是方便他随时随地插入你们的骚穴
    。好吧!

      你就穿这件吧。”说完,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裙子。

      “谢谢你!大姐(佘太君)。你是不是也穿上它?来吧!穿上它让我看看。


      佘太君拗不过郡主,其实自己也想试一试。于是在郡主的帮助下穿上了这个
    “贞节带”。道到底是经常玩假鸡巴的佘太君,小穴一点没有阻碍,“贞节带”
    假鸡巴全部插入小穴。

      带上它,佘太君就有些后悔了。一来:走路怪怪的;二来:里面就有些痒和
    麻,将来上前线打战怎么办?这边和敌人打战,下面被假鸡巴干小穴,这可不得
    了。

      可是带上容易,取下难;那上面的扣,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但钥匙可能在
    四娘的手里,只得等天明后再说。

      要知后事如果,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三回 八姐进营救姐妹 
    兄弟比赛重排位

      话说郡主给佘太君戴上“贞节带”后,心想这个东西戴上就不容易取下来,
    没有特制的钥匙是打不开的,现在钥匙就在我身上,到时候往何春那里一送,看
    你如果求何春。想到这里,郡主说:“大姐!(佘太君)我们决定的事情就这样
    ,我还要赶回去,我先走了。”说完,柴郡主就离开佘太君的屋子。撇开郡主怎
    么准备不提,回头说何春他们。

      何春带着八姐返回辽营,半路上,八姐扮成七娘的模样,由于天黑,卫兵也
    没注意,就让他们进去了。二人回到何春自己住的地方,见门口站着一个士兵,
    心想可能发生什么事情。那士兵见到何春,连忙跑过说:“萧太后在行宫举行酒
    宴,听说还有精彩的表演,国师要你赶快过去。”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等士兵走了后,何春跟八姐说:“
    你在屋子里等我,不要离开,我去看看情况。”“不行!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要
    跟你一起去。”何春拗不过八姐只得带着她一起去。

      当来到行宫附近,就见这里灯火辉煌,人山人海,各路兵马的将官都来到这
    里,参加太后的酒宴,何春对八姐说:“如果此时动手,只赢不输,我们要尽快
    联络,随后通知她们发兵攻大辽营。”

      正准备想办法怎么联络她们时,先锋萧宝来到何春面前说:“何老弟!你怎
    么才来,听说那穆桂英几个宋将准备逃跑,被国师的几位朋友识破后,连手捉住
    。国师大怒,随后建议太后,准备在宴会上羞辱她们几位女将。兄弟!你不知道
    ,杨门女将个个不但是国色天香,而且都是淫娃荡妇,平常像个贵妇一样,但起
    她们的骚穴时,那淫荡的样子,别提多来劲。你是国师的弟子,等会肯定有你尝
    香的机会,到时候别忘了兄弟。你知道僧多粥少,到时候请关照一下。”

      何春听到这里,心都凉了一半,怎么这么不小心,计划全部给破坏了,师傅
    的朋友,我怎么不知道,这个老狐狸,还留着一手,先打发萧宝再说。

      “好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帮你。这些我还见过,我想见识一下。”

      “听说还关在国师那里,有人看着,你去欣赏也好,看看杨门女将的下场。


      “怎么办?”何春问八姐。

      八姐这时也晕了头,事情怎么搞成这样,不是已经办妥了吗?我才来这里,
    现在怎么办,八姐无法回答何春。

      还是何春说:“我们还是去看看她们,实在不行就先动手救人,然后冲出去
    。”八姐连忙点头,跟着何春前往关押她们的地方。关押人的地方,何春是知道
    的,趁人不注意,来到了关押的地方。

      当来这个地方,何春就发现这里与往日不同,明显提高了警戒,没有国师允
    许是不能进入这里,好在何春是国师的弟子,没人阻拦何春就顺利进入国师府。

      何春见没人注意,就来到地牢,走进地牢里面,居然里面没有卫兵看着。原
    来认为她们已经没有还手之力,加上外面有这么多卫兵,里面无所谓,再加上外
    面在大办宴会,所以,其他的人都去参加宴会了,里面也就没有人守卫。

      八姐见这里没人,急忙走到牢门前,看到穆桂英桂英她们低着头,身上披着
    一件衣不遮体的破衫,坐在地上。八姐心都碎了,到底是自己杨家的人,受到这
    种非人道的折磨,能不叫人心碎吗!

      穆桂英听到有人进来,抬头一看,见是何春,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样,
    连忙叫唤九妹她们,她们看到何春,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都扑到牢门前。

      何春看到她们这样也很难过,连忙安慰众人说:“你们不要哭了,我就离开
    几过时辰,怎么发生这种事情,连八姐都进来辽营帮手,你们说清楚。”

      穆桂英看了八姐一眼说:从我们分手后就一直呆在房间,就商量如何行动等
    你接应。大约快到中饭时分,我们刚吃完饭,这时候“生铁佛”,还有另外三个
    人出现:“想跑!没那么容易,‘梨山圣母’的弟子,真厉害!我的独门手法都
    让你给破了。

      不过,你没想到这间有机关,你们刚才说的我都听到了,你们中饭吃得怎么
    样,不错吧!它可是加了料的,你们运运气,看还能不能提得起,这下看你怎么
    破,哈!哈!

      顺便介绍我这几位兄弟,‘飞天神鼠’孙兴,有一晚独闯金陵十家小姐的闺
    房,享受那燕瘦环肥的处女;‘万里飘香’潘贵,曾经一天之内,万里奔波从成
    都、江陵、到金陵,三家知府的千金小姐都让他开了苞;‘玉面郎君’吴平,他
    可不得了,燕京城的首富,宋、辽都有他的商号。一次巡视两国的商号,就带回
    四十多个绝色美女,这里面有千金小姐、官员的老婆、就连大宋皇帝的妃子都心
    甘情愿地跟着他来到燕京。

      所以,我们四人号称‘女人的救星’,只有我们四兄弟才能完成这拯救天下
    女人的命运。你们肯定不相信,等会你们就知道了,不过,请放心,如果你们不
    同意,他们是不会乱来的。”“生铁佛”一副得意的样子。

      穆桂英等人见到“生铁佛”这样说,心想:“完了!这下可是全部完蛋了,
    现在三人一点功力都没有了,再加上这三个人,就算何春有三头六臂,也无法救
    得我们出去。看来我们又逃不过这三个采花贼的侮辱了,好在这三个人故意扮清
    高,不强迫我们,只要我们忍得住,看你们拿我们怎么办。”三个人也不出声,
    就坐在一旁。

      “玉面郎君”看了她们一眼,就说:“你有事,就去忙吧,这里交给我们三
    兄弟了。”等“生铁佛”走了之后又说:“我知道,你们杨门女将都是文武双全
    的巾帼英雄,让人佩服。但作为女人,就有点悲哀,你们想一想,女人应该相夫
    教子,并享受家庭的乐趣。可是,你们呢!丈夫死得早,身边说话的人也没有,
    到了晚上,一个人常伴孤灯独眠。现在好了,你们不用担心,从今以后,跟着我
    们,你们就会知道真正的女人应该是怎么样过的。”

      穆桂英她们认定不出声就可以了,反正你们不用强,能奈我和。“万里飘香
    ”潘贵见“玉面郎君”说得天花乱坠,穆桂英她们就是不点头,这三个人一向以
    “花中君子”为荣,只要女人投怀送抱,不肯动粗,但现在遇到困难,只得按另
    外一个办法行事。

      “万里飘香”潘贵一拍手,门外进来十来个美女,手上端着酒菜,摆到桌面
    上。

      其中三个如花似玉美女,依偎着他们三个人走到桌子旁坐下,几个在后面拿
    起乐器弹奏起来,其他的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穆桂英她们几个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突然间,九妹发现跳舞中有个人
    很眼熟,想了半天,才恍惚大悟,她就是大宋朝皇宫里跳舞跳得最好的一个妃子
    。有一次皇帝大寿,就是她编舞领舞的,深受万岁宠爱。原来,“生铁佛”说的
    妃子就是她,怪不得她们的舞蹈跳得那么好,她怎么会离开皇宫,跟着他们,不
    怕杀头吗?九妹就小声的告诉了她们。

      那知“玉面郎君”功力深厚,听到了九妹的声言,接过话音说:“你说的没
    错,就是她,你想知道吗?让她告诉你。”一招手把那跳舞的妃子叫过来说:“
    去把三位女将请过来喝一杯。”

      这位妃子笑容满脸走到九妹她们面前说:“我姓于,我们主人请你们过去。
    ”众人也想知道怎么回事,于是也就走来桌子边坐下。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晚上,我正在为一段舞蹈寻找灵感时。突然间,一曲笛
    声传来,那笛声的旋律是我从来没有听到,真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有几回
    闻,一时间它使我茅塞顿开,很快就完成任务。

      后来,我天天晚上在那里等它出现,可我等了一个月,也不见它出现,我都
    快忘掉它的时候,它又出现了。

      那两个月的一天,因为我那篇舞蹈得到皇帝的赏识,蒙万岁的恩准,让我去
    嵩山去烧香还愿,在竹林的亭子里休息时,传来阵阵熟悉的笛子声。我当时兴奋
    及了,顺着笛声走过去,就见到一位风度翩翩的俊美公子,站在一棵树上吹笛,
    当轻风吹过,白色的衣服随风飘舞,就像是我欲乘风而去,这个景像真是美呆了
    !这就是我毕生所追求的,如果可以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我就是死都愿意。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那位俊美公子来到我身边,其实我们都是神交以久,不
    用多介绍,大家就在一起谈天说地,到现在我才知道,他不但玉笛吹的好,而且
    诗词歌赋无一不精,这使我下定决心跟他走。

      当然,他没有对我提出任何要求,只是告诉我,他家里一些歌女,希望我能
    不能帮他训练一下。我回答说:‘你无论要求做什么,我都会答应,只要你不嫌
    弃我。’

      就这样,我跟着他回到燕京,中间还有几个美丽的女子,加入我们一起。经
    过一番交谈,才知道,她们都是仰慕他,心甘情愿的跟着他,没有丝毫强求的意
    识。由于我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都成了好姐妹。

      后来,才知道他是江湖上人称‘玉面郎君’的吴平,是一个采花大盗,但他
    从不对我们这样,可我们的心早以给他俘虏了,于是,想方设法将自己的处女之
    身。

      别看我是妃子,可我还是处女,因为,万岁看中的是的才华横溢,所以,他
    没有要我侍寝。也幸好这样,我才能将它奉献给我的主人。

      其实,女人!她寻求什么呢?除了一个爱她的人外,剩下的就是享受闺房之
    乐。

      可你们呢,过着这样的生活,多悲哀!我的主人在这方面有着过人的本领,
    他曾一次对付十二个,把我们打得一败涂地,更主要的是他那根棒槌,它具有一
    般人没有的灵性,当它进入我们的身体时,它就成了你的身体的一部分,你就会
    想方设法把它留在里面,这是我们大家的体会,如果你一试就会知道的。”

      自从三人昨晚试过何春的鸡巴后,虽然只是短短的一会儿,但早以刻骨铭心
    ,对其它的已不感兴趣了。但目前的情况下,想逃离估计是不可能,只有静观其
    变。

      “飞天神鼠”见还没有效果,心想这些真不简单,“生铁佛”说他很容易就
    搞定她们,看来他还是高我们一筹,不愧是大哥,手段真高超,现在只有出最后
    一招,必须彻底打败她们。

      原来,“飞天神鼠”早已在穆桂英的中饭里,加了少量的春药,只要给她们
    一点激情,她们的防线就跨了。于是,一打手势,于妃心领神会,带这那些舞女
    开始跳起艳舞。

      别看三娘她们昨晚也在“生铁佛”面前跳艳舞,但比起于妃,她们那可差的
    太远了,这种音乐和舞蹈慢慢地勾起了她们心底的欲望,再加那点春药的作用,
    有点舌燥心跳,小穴有些痒,手慢慢伸向下身和乳房。

      “飞天神鼠”见到此景,知道已经奏效,连忙抓住身边女人的小手,放在自
    己的鸡巴上。那女子当然明白,脱掉自己身上尽有的披纱,然后“飞天神鼠”解
    开裤带,掏出鸡巴张开口伸出舌头在上舔,双手在上面搓揉。其他的女子也照样
    这么做,不多久这里的人都一丝不挂。

      如果在两天前,三位女将还能忍得住,但这几天的小穴已经尝到甜头,解决
    这十来年的性饥饿,再说只有慢慢地等待何春来救她们别无他法。虽说内心还想
    拒绝,但人已经不自觉的爬向那三个人的身边,伸出手去抢鸡巴。

      那三人哈哈大笑,见她们自己熬不过,送上门来,就一人一个抱在怀的,穆
    桂英在“飞天神鼠”怀里;三娘在“万里飘香”潘贵那里;而九妹在“玉面郎君
    ”怀里。

      这时候,才注意那三根鸡巴各有特点。先是“飞天神鼠”的,虽说不粗,但
    它长而且他的龟头是扭曲,就像张飞的丈八蛇矛;而“万里飘香”的像条眼镜蛇
    ,前面大后面细,包皮过长就像是蛇的舌头;最厉害的是“玉面郎君”的,比“
    飞天神鼠”和“万里飘香”大得多,只比何春差一点,但也够吓人的。

      “玉面郎君”看着怀抱里的九妹说:“两位兄弟,平时你们总是说自己怎么
    样利害,今天我们来次比赛,谁先泄精谁就算输;还有他怀里女人要浪叫声高,
    泄精的次数最多,输的一方要答应对方一件事,并兄弟之位重新排练,怎么样?
    ”大家一至同意。于是,各自将鸡巴插入怀抱里的女人的小穴。

      先说穆桂英,当“飞天神鼠”将鸡巴插入自己的小穴时,就听到穆桂英“啊
    ”的一声,“痛死我了!”别看穆桂英尝过何春的大鸡巴,但“飞天神鼠”的鸡
    巴特别,又是第一次插入,而且这家伙插得又猛,一下子整个插入小穴。

      “飞天神鼠”看到穆桂英痛得这样叫,心想她妈的,“生铁佛”插你就浪叫
    ,老子插你就喊痛,老子就看你叫喊。于是,也不顾穆桂英喊叫,双手抓住她的
    小腰往下压,自己就大力往上顶,每次都插到穴心,再加上那鸡巴奇特,就像一
    根钻头,不断钻向深处。

      “啊……痛……求你轻点……啊……啊……我受不了……别这样……啊……
    再这样插大力……啊……小穴就给插穿了……啊……大爷……我已有了身孕……
    求……求你……大爷……”

      “飞天神鼠”听到穆桂英已有了身孕,大喜:“两位兄弟,你们听到没有?
    大肚婆,兄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试过,今天我中头彩,二哥这个位子我是坐定了
    。哈!”另外二人听到,羡慕得不的了,连忙说:“只要你愿意,要什么就出声
    ,能不能换一换?”

      “飞天神鼠”说什么也不肯换,她拿穆桂英当成宝贝了。三娘听穆桂英这么
    说,知道她受不主,连忙说:“孙大爷,你行行好!别这样,温柔点。”九妹也
    说:“是啊!求求你,吴大爷请你说句话,你要我们怎么样都可以。”

      “是吗?我想听你们那把浪叫声,怎么样!其实你们已到了这个田地,只要
    乖乖点,是不会难为你们的。兄弟你温柔点,人家大肚婆。”

      “谢谢你!吴大爷,我们知道怎么做。九妹买力点!好好侍候大爷。”

      “我知道,潘大爷!我这两个有点涨,下面也有些痒,你能不能帮帮我?好
    不好嘛!”

      “你放心,我最爱助人为乐,来!我帮你。”

      “万里飘香”嘴巴含着九妹的一只乳房,另一只被“万里飘香”的手抓住,
    在上面玩弄乳头,下面的蛇头不断的在九妹的小穴插进抽出。

      “啊……潘大爷……噢……你真行……啊啊……上面玩得好……噢……下面
    插得深……大爷……啊……又……插入子宫……噢……大力点……我要嘛……快
    一点……啊……你那东西……怎么那么长……啊……它……噢……好像是进入我
    的肚子了……哦……它自己在动……它真是个好宝贝……我好喜欢……啊……它
    好像是在吸……我要出了……噢……出了……”其实她不知道,“万里飘香”是
    在用邪教的一种功夫采补,如果多采几次,九妹就会脱阴而死,这是一门损人利
    己的功夫,在江湖上是禁止的,如果发现人人得而诛之。

      不过,“万里飘香”平时很小心,决不使用它,但今天是在辽营,无人敢管
    。再说想九妹这样有武功的女子不多,可以说她一个顶十几个没有武功的女子,
    能叫“万里飘香”不动心吗。

      穆桂英继续遭到“飞天神鼠”折磨时,听到九妹这样说,吓了一跳。怎么呢
    ?因为她懂,前天晚上“生铁佛”就这样对付自己,被自己反制了一下,九妹不
    会这种功夫会吃亏的,苦于自己的功力暂时消失,无法帮助她。如果这家伙用这
    招对付我,那胎儿难保,怎么办?一边应付“飞天神鼠”一边想办法。

      而那边的三娘渐渐进入兴奋的状态,“玉面郎君”为了打败“飞天神鼠”,
    使出十八般武艺,如:插、抽、磨、柔、顶、含、吻、咬、前覆、后翻、左插、
    右抽等,不多时就把个三娘干的潮起潮落十几次,浪叫声一声比一声高,叫得穆
    桂英和九妹都淫性大发,桂英也顾不得肚里的小生命,口里不断地喊道:“快点
    ……大力点……我要……啊……情哥哥……求你啦……快!快!快……我忍不住
    ……要大鸡巴……”

      “你不怕伤着吗。”

      “我不怕,请大力点,快点,我要。”

      “好!我来了。”

      “飞天神鼠”一把将穆桂英放在桌子上,将穆桂英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肩上,
    不断的大力猛插穆桂英的小穴,那两块鲜嫩阴唇夹着大鸡巴,随着鸡巴的进出,
    不断地翻转,好看及了,真来一大美景。“飞天神鼠”看到这景像,淫性更加高
    涨,抱起穆桂英在屋内边走边顶。

      “兄弟,你这招‘周游列国’很久都没有玩过了,今天可是遇到好的对手咯
    !”“万里飘香”笑着说。

      “你也不差,这招‘深山寻宝’同样也是很久没有用过了,这几个淫门女将
    真是好货色,等会跟大哥,求他让我们兄弟,就算是我们为他打天下的报酬。”
    “飞天神鼠”说。

      “兄弟,你想得真周到。不过,到时候我们换着玩,一定过隐。”于是继续
    推着九妹寻宝。

      “啊……噢……好……宝贝……我下面都快装不下了……哦……你不用担心
    ……啊……我会努力去装……啊……桂英……三娘……噢……你们怎么样……噢
    ……美不美……我可美死了……大爷……你快一点……再大力点……啊……”

      “好!你放心,我会推着你满意为止。”

      “万里飘香”双手抱住九妹的双腿,鸡巴插在小穴里,一步一步推着九妹在
    屋内走,九妹双手不断地在地上交替。

      “好!真不亏为杨门女将,不但马上功夫好,做马功夫也这样了得,哈!快
    跑!

      快。兄弟!我这匹马怎么样?不比你们的差,看来二哥的位子走不出我的五
    指山。”

      “你别高兴得太早,谁笑得最后,谁就笑得最好。我的也不差,杨家三娘是
    江湖上有名的‘飞天女侠’轻功了得,来!你表演一下,给他们瞧一瞧。”

      “是!大爷。”

      三娘将“玉面郎君”推倒仰卧,双腿用力一蹬,小穴脱离“玉面郎君”的鸡
    巴,身子腾空而起,三娘在半空将双腿左右大开,让小穴张得更开,当身体下降
    时,将小穴插入“玉面郎君”直立的鸡巴,粗壮的鸡巴正顶中三娘的穴心。

      “不错!再来。”“玉面郎君”赞不绝口。

      三娘一连来了十几次,看得大家赞不绝口,鼓掌大叫。三娘也淫性高涨,叫
    “玉面郎君”扶着自己的细腰,这次双腿勾住“玉面郎君”的腰部,鸡巴也不脱
    里小穴,双手一撑,三娘连带“玉面郎君”体连体一起腾空。然后,双手在房梁
    上攀登,就像是在天的一对比翼鸟,真是名不虚传。看的大家目瞪口呆,一时间
    鸦雀无声。

      后来,大家推“玉面郎君”为二哥、“万里飘香”为三哥、而“飞天神鼠”
    为四弟,“生铁佛”还是大哥。

      穆桂英红着脸说完经过时,小穴又流出淫精。

      八姐听完这番话,也扑在何春的怀里哭了起来,说:“何春,你一定要替我
    们报仇血恨。”

      “放心,我一定会的。如果半年前,我还不能肯定。现在,别说他们四个人
    ,就是千军万马,我都不会放在眼内。三娘没想到你还有‘比翼双飞’这一招,
    到时候你可要让我开开眼界。”何春笑着说。

      “你现在还有心情说这个,快想办法救她们出去。”八姐不高兴的说。

      “八姐,你不要这样说春哥,只能怪我们不小心,暴露了计划,现在我们没
    有功力,如果硬闯谁都逃不了。”

      “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不会让你们受这种侮辱,解药估计在那
    三个人那里,你们在这里等候,我这就去拿解药。”

      要知后事如果,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四回 何春笑闯销魂阵 
    双艳同受冲天炮

      话说何春要去偷解药,八姐但心会出事,一定要跟着何春去,正在僵持着。
    突然间,从门外进来三个人,桂英忙告诉何春,这就是“生铁佛”的三个兄弟。

      何春笑了一笑事:“在下给三位前辈见礼,请三位高抬贵手,拿出解药,以
    前的事,既往不咎,如若不然,别怪我手下可不留情。”

      “兄弟们!你们大哥的功夫可是天下无敌的,但不知道我们的师侄学到功夫
    有几成?”

      “在下愚昧,师傅的功夫只能学到一、二成,如果前辈想考考在下的话,我
    愿受教。”

      “二哥!这可不行,要是让天下人知道我们以大欺小,咱们的脸往哪放。”

      “三哥说得好!只是小辈犯错,应该教训一下,这也是我们这些做师叔的责
    任。

      这样吧,二哥!你那《天魔销魂阵》也练成,是不是让师侄过一过。”

      “四弟说得好,何春啊!你四师叔说的你明白没有,如果你能过得此阵,就
    放了你们。当然,闯阵时有个条件,你也知道《天魔销魂阵》主要是销魂,但那
    是外因,现在你必须怀里抱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绝色美女,鸡巴还得插入她的小穴
    ,这女子不得出手,否则算你输,那你就跟我们去见你师傅,怎么样?”

      何春望她们一眼后说:“那就一言为定,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八姐!如果是
    他们的人,我担心他们会玩鬼,这里只有你我才放心。”

      其实八姐早就想试一试何春的大鸡巴,但一直没有机会,刚才穆桂英说得那
    样会神会色时,小穴里早就充满淫水,只是时候不好,于是,强忍着那阵阵春心
    。但现在何春要求自己当着这么多人,让他干还真有点不愿意,不过大家都把眼
    睛定住自己,也只得这么做。

      于是,八姐开始替自己宽衣解带,不一会儿,她也就成为一个艳光照人的裸
    体美人。

      但见她长发披散,面似桃花,媚目中春情荡漾,一身肌肤光滑白暂,胸部那
    双玉乳充满了成熟女人的诱惑力,又圆又大又坚挺,那两颗乳头呈粉红色,衬着
    同色乳晕中洁白如玉的乳房。要多诱力就有多诱力。再往下,小腹圆滑紧凑,那
    美丽的小肚脐眼下,阴户芳草凄凄,乌黑的阴毛油光发亮,浓密弯曲。大小阴唇
    隐藏在乌黑的阴毛内,那颗比正常女人稍大的阴蒂却突出于阴毛外,凭生一种“
    万从表面上丛黑中一点红”的美感。

      “八姐,你好迷人!你们杨家真是占尽天下美色。”

      “是吗?我比其他姐妹如何。”

      何春望牢房内的三人说:“春兰、秋菊各有特色。”

      “你这张嘴真甜,怪不得她们都要跟着你。”

      “我不但嘴甜,下面的它更好,等会你就知道了。”

      “那就让它来亲亲我的小仙女。”

      边说边用替何春脱去了身上的衣服,然后低声的说:“春哥!你那东西太大
    了,可要温柔点。”

      “听说你经常用假鸡巴和佘太君对着干,你也怕它?”

      “你听谁说的,再说再说我就不给你干了。”

      “好啦!不说就不说,到时候,请你们俩给我表演表演。不过,现在救人要
    紧,来吧,抱着我。”

      八姐红着脸双手抱着何春的脖子,腿盘在何春的腰间。那支粗大的鸡巴正对
    八姐的小仙女,何春轻轻一推,藉着里面的淫精,一下就全部推进去了。

      “喔!慢一点,好涨啊,比那假东西好多了,先别动,让我先适应一下。”

      “那你就慢慢适应,我要去闯阵了。”

      来到中间对着他们说:“我已准备好了,开始吧!”

      当何春的鸡巴一现身,立即有几名女子情不自禁的低啊一声,那位妃子的一
    双媚眼也为之一亮!

      “玉面郎君”看到这情形,深感自己的不如何春,又怕这些女人有异心,立
    即沉声道:“杀!”十二名女子在那位妃子的带领下,将何春团团围住,在四周
    游动,后来越来越快,幻起一片白影。

      这也就是现在的何春,要是几个月前,早就倒下了。何春凝神注意阵容变化
    。平心而论,面对八姐这位大美人在怀里扭动,他居然能定下心来,就是他的师
    傅“生铁佛”都不敢这样。

      何春观察一会儿,基本上了解这阵法,这是九宫八卦阵变化而来,十三名女
    子的武功一般,只能利用艳舞来绕乱闯阵人的心神,以求达到抓人的目的,如何
    不行,就由阵外的“玉面郎君”来偷袭。既然,何春已经明白,也就不着急,慢
    慢玩。心想这十几名子武功不差,舞也跳的不错,像貌虽比不上众女将,也不差
    很远,如果把她们收复,将来,在“逍遥谷”也好有些娱乐节目。男人的欲望是
    添不满的,那边的杨门女将还没有全部到手,又想得眼前的到这十几名女子。

      既然色心一起,何春就开始行动。何春在阵中,这一转、那一走,双手就这
    些女子身上到处乱摸,一下胸口的乳房、一下那个的臀部;有时候,抽出鸡巴穿
    过八姐的屁股在另一个的屁股上顶一下,搞得这些女人心痒痒的。

      何春发现领头的女子,虽然武功最高,但是出手很慢,而且那两只眼只勾勾
    的盯住自己的大鸡巴。心想,既然你喜欢它,就让你尝一尝。

      趁她靠近自己的时候,抢先转到她的后面,一把抱住她,使她的双手动嘟不
    得,然后将她的臀部紧贴着八姐的屁股,用腿叉开她的双腿,抽出在八姐小穴那
    粗长的鸡巴,插入前面那女子的“陶花源”,这样八姐就被夹在两人中间。

      本来八姐正闭着眼在享受大鸡巴插入小穴里的快感,突然鸡巴离开小穴,而
    且后多了一个人,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原来何春捉住一个女子,正用他那超长的
    鸡巴插后面的小穴,心里及为不满,自己刚刚尝到甜头,就被抢走,连忙在何春
    耳边说:“春哥,不吗!我要。”

      “好!好,这就来,你别着急,我这样做也是有目的。”

      “目的!我看你就是不满足,看到人家漂亮,你有我们还不够,还要去干其
    他女子。”

      “八姐,现在我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如果她能告诉我们不好吗?”

      “你别作梦了,她能告诉我们,别忘了她们的主人是谁。”

      “你放心,没有哪个女子能够挡得住我的鸡巴,这个我很有把握,你们不也
    是挡不住,自己送上门来了,别吃醋了。”

      “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但我才刚刚开始,总有个先来后到。”

      “好!这就来,不过是一人一下的来。”

      八姐没有办法,又不好再埋怨何春,只得点头答应。

      开始那领舞的女子还扭动屁股不愿意,但让何春插入后,再加上自己的扭动
    ,那种前所未有感觉从下面升起。别看“玉面郎君”的鸡巴也不错,但跟眼前的
    比起来,就差多了。于是,也就配合何春的抽插,扭动屁股起来。

      开始还忍住不出声,怕“玉面郎君”不高兴,但到后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张开嘴叫起了:“啊……啊……好美……我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的感觉……大力点
    ……情哥哥……噢……小穴……啊……喔……美死我了……我好舒服……好兴奋
    ……快……再快点用力……啊……噢……”

      这边的八姐也叫起来,就像是在比赛,看谁叫得好叫得高,“啊……喔……
    我好久没有被男人这样干过了……干得这么爽……噢……啊……快操我……啊…
    …我要你搞死我……情愿这样让你干一辈子……啊……噢……”

      这两个人这么一叫,把其他的女子叫的心痒痒的,就连牢房的穆桂英她们都
    不例外。不断地扭动小腰,好让大腿内则互相磨擦,以求得穴内暂时的安慰。

      “玉面郎君”看到此景大惊!这何春了不得,看来比他的师傅还厉害,如果
    《天魔销魂阵》困不住他,这里无人是他的对手。于是,大喝一声“你们还不快
    点动手,如果杀不了何春,小心你们的头。”

      这些女子听到“玉面郎君”这么说,只得提起精神用心对付何春。但毕竟她
    们都是宋朝的人,由其是那个妃子,开始跟着“玉面郎君”还可以,但看到“玉
    面郎君”

      帮着辽人就有些不愿意,因暂时没有办法逃离,只得留在“玉面郎君”的身
    边。现在有一个这样的人物出现,必须抓住机会跟着他逃离这个地方。于是,就
    靠近何春说,希望何春能带她们走并收下她们,如果他答应,就帮他们逃走。而
    且,还告诉何春:“‘生铁佛’就躲在外面,还有一批大内高手,只有将他们引
    进来捉住,不然是逃不出去。”

      何春听到她这么说高兴得很,不用出手就收下这么多美女,至于,外面的人
    他根本没有放在眼内,不过,这个提议很不错,于是,何春就答应了她。

      在何春怀里的八姐,随着何春的闪动,她就觉得那支像“火棒”一样在自己
    的小穴中到处乱冲碾磨,一股难以形容的滋味迅即袭遍全身。

      她情不自禁的轻移下身,而且渐渐的挺动起来。看到自己的心上人威风八面
    ,心中浮起一阵快意!扭动得更快。

      “……啊……好……噢……啊……快……”

      何春见到八姐自己扭动起来,心中高兴极了,因此,他的动作更加轻巧飘逸


      在牢内的三娘她们高兴极了,也嫉妒八姐,要是那是自己该有多美,于是,
    不断的拍掌叫好。

      在一旁的“玉面郎君”等三人,见势不好,互相一对眼神,准备偷偷地下手
    。三娘见状忙提醒,其实何春早就看见了,于是给那妃子递了一个眼神将计就计
    ,等他们来到身后,那妃子也走到他们的身后,突然出手点了“玉面郎君”三人
    的穴道。

      “这叫‘螳朗扑食,黄雀在后’,怎么样你们不讲信用,只有这样对待你们
    。”

      “你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就是帮了何春,外面千军万马,你们能逃的出去吗
    ?”

      “就是逃不出去,也不会帮你们。”说完在“玉面郎君”的身上掏出解药给
    三娘她们服下,然后又用钥匙打开牢门,扶她们出来。

      三娘感激的说:“谢谢你!我们见过几次,还不知道你姓什么?”

      “不用谢我,其实应该是我们谢谢春哥,如果不是他肯收留我们,我们还不
    知道这日子怎么过,现在我知道你们和春哥的关系,也希望你们今后不要嫌弃我
    们。我叫吴采莲,那十二个舞女都是以前跟着‘玉面郎君’的,也是他的侍妾,
    如果你们不嫌弃,就让我们侍候你们。”

      “别这样说,今后咱们都是姐妹,一起侍候春哥。只是便宜了他,一下又收
    了这么多姐妹。”

      “你们怎么样?功力恢复没有?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有往外冲,关
    于宗保只有听天由命。如果郡主她们能够主动进攻,那就好多了。”何春说。

      “我们不是商量好的,以火为号,现在就点火,趁此机会冲出去。”八姐还
    赖在何春的怀里说。

      要知后事如果,请听下回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19-5-27 22:00 , Processed in 0.165318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