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查看: 2410|回复: 0

[武俠] 《杨家将外传》25-30

[复制链接] x0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無聊
    2018-8-30 09:33
  • 簽到天數: 6 天

    [LV.2]偶爾看看I

    发表于 2018-8-28 15: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成人资源,马上注册论坛帐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第二十五回 杨家大破天门阵 
    何春重返天波府

      话说众人正在想办法怎么办时,就听到外面万马奔腾,而且也听见士兵高叫
    “不好了,宋军打进来了,快跑啊。”

      “怎么啦?是不是她们打进来了,我们怎么办?”八姐着急的说。

      何春想了一下说;“不管是不是,先放火,造成里面的混乱,然后跟我往外
    冲。你们穿好衣服,准备好兵器,不要离我太远。桂英你们的功夫最好,赶快打
    扮成那三个人模样,走在前面,如果碰撞‘生铁佛’不要纠缠,让我来对付他,
    你们继续往外冲,如果冲散可以去宋营和《逍遥谷》,采莲你们在中间,小心点
    。”

      何春嘱咐后,透过牢房门的缝隙往外看,只有一些士兵在看守,其他的大内
    高手和“生铁佛”不见了,估计是宋军大举进攻,都回到萧太后的行宫去了,准
    备迎击宋军。于是,何春点燃牢房的易燃物,带领众人冲出牢房。

      辽营外面正是佘太君领着宋军杀进来,不是应等何春他们发信号才进攻吗?
    原来是太后行宫的士兵,在烧烤牛羊时,不小心把营房烧毁,引起大火。而外面
    的宋军见到火光,立刻进攻。

      由于辽兵正在举行酒宴,防范不严,被宋军一下突破天门阵的外围,直捣萧
    太后的行宫。但经“生铁佛”布置的天门阵和训练的士兵不是那么容易打败的,
    很快辽兵就地抵抗,行宫的禁卫军和后营看守粮草的卫兵在“生铁佛”和萧太后
    的指挥下,反而包围宋军。一时间,杀得天翻地覆,死伤片地。

      阵后的萧太后在“生铁佛”的陪同下,见到辽军将宋兵团团围住,心中大喜
    ,对“生铁佛”说道:“国师,如果这一战将杨家歼灭,那大宋将无人挂帅,天
    下就是我的了。不过,没有杨家这样的对手,也很寂寞,听说是佘太君亲自出马
    ,那我就去领教领教,看她到底有多大的本领。”说完。萧太后披挂软甲、手提
    绣绒刀,跨上逍遥马,直奔阵前。

      杨六郎杀的满身鲜血来到佘太君身边说:“母亲,我军被辽军重重包围,必
    须突围,不然会全军覆没。还有接应的人到现在不见,估计凶多吉少,郡主你们
    是如何商量的,是不是辽人的诡计。”

      其实郡主也焦虑不安,也怕何春他们出了事,但现在也没有办法,只得望着
    佘太君,希望太君能有决定。

      正在佘太君左右为难之时,前面来了一个人,高声叫喊:“佘太君,本太后
    阵前请你答话。”

      佘太君见萧太后来到阵前,大喜到:“机会来了,只要抓住她,一切问题就
    解决了。”于是,一提坐下桃花马,来到阵前。说:“萧太后,请本太君有何贵
    干。”

      萧太后远远的看到一员女将骑着一匹桃花战马奔向自己对面时,就感到一股
    杀气扑向自己,真不愧为大宋朝的巾帼英雄,不但武功了得,都五十岁的人了,
    一点也看不出,而且那双桃花眼一瞟,就能把男人的魂魄勾走。

      而佘太君也看着萧太后,头戴飞凤冠,身着麒麟宝甲,跨下千里逍遥马,手
    握绣绒刀,威风凛凛的端坐在马上,真乃一代女中豪杰。

      “佘太君,你们已经被重重围困,识时务者为俊杰,缴械投降吧。还有,听
    说武艺高强,本太后想领教一下。”

      看了看身后的宋军,就说:“好!本太君就答应你。不过,如果你赢了,我
    们就投降,你输了,退出中原,怎么样?”

      萧太后心想输赢你们都逃不了,暂且答应她。“好!你放马过来。”就这样
    两人举刀杀在一起。

      别看佘太君武艺好,萧太后也不差,两人杀得天昏地暗。时间一长,萧太后
    就发现佘太君嘴巴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不对,就像是一个荡妇,让男人操得小穴
    ,魂飞天外。开始,萧太后还以为佘太君练得什么奇功,但后来发觉佘太君出手
    越来越慢,力越来越小,浪叫声就越来越高,真不可思议。

      其实佘太君心里很明白,就是那《贞节带》惹的祸,插入小穴内的假鸡巴,
    随着战马的颠簸,不断在里面窜动,每次颠簸,假鸡巴都撞击穴心,把个佘太君
    整得心跳手软,根本无力再战。心说:郡主,这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给我带
    上这要命的东西,我两、三下就捉住她了,现在弄得我手脚发软,怎能打赢这场
    战争。

      在后面的郡主也看出问题,这下可坏事,我怎么就没想到,如果打战怎么办
    ,但现在又不能将佘太君叫下来,急得郡主在后面团团转。

      正在此时,萧太后的刀向佘太君劈来,佘太君无力抵挡,身子往边一躲,刀
    尖划破手臂,刀风也扫在马的屁股上,战马一声惊叫,疯狂往前冲去。萧太后高
    叫一声:“哪里走!”催动坐下逍遥马,追了下去。

      一个逃一个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亮了。佘太君见萧太后穷追不舍,
    就往旁边的一片树林一钻。萧太后见佘太君进了树林,又见身后没有一个侍卫跟
    着,立刻气冲冲骂了起来。

      其实这怪不得别人,太后骑的马是千里马,那些马怎么能追得上。萧太后骂
    了一阵后,静下心来,想了一下,佘太君已不是我的对手,进了树林又能怎么样
    。于是,催马进入树林。听到前面有声音,估计是佘太君,连忙挥鞭追去。

      前面正是佘太君,从佘太君进入树林后,以为萧太后不会追进来,哪知萧太
    后等了一阵,催马进入树林,佘太君急忙往里走。但这片树林非常茂密,佘太君
    挥刀劈断树枝,但这么走得不快,两、三下萧太后就追上了。佘太君心想逃是逃
    不过,只有用杀手□“回马刀”拼死一博。

      原来,杨家枪有一杀招,名为“回马枪”,杨业后来弃枪换刀,但这招杀手
    被佘太君加以改变,用在刀法上,而且比用枪更厉害。等到萧太后追到身后,佘
    太君突然使出“回马刀”刀锋直奔萧太后的脖子,本来这一刀萧太后是万万躲不
    开的,由于,佘太君手臂受了伤,动作慢了一点,刀没有砍上,只是刀杆打到萧
    太后。而萧太后为了躲避这突如其来的一招,慌忙中用刀背砍中佘太君的后背,
    两人都中招掉下战马,昏倒在地。

      等到两人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面,有几支火把照亮整个山洞,
    里面有些石桌椅之类的东西,好像是猎人打猎时住的地方。再看自己身上,盔甲
    已不在身上,只有内衣还在,伤口也已经包扎好了,二人心里琢磨这是谁救了自
    己。

      正在二人琢磨时,从洞外走进一个人来,只见这人的模样,真是生得姥姥不
    疼、舅舅不爱,一副尖嘴猴腮的嘴脸,个头也不高,大约只四尺左右,走起路来
    就像只猴子。

      这人是谁呢,书中暗表。此人姓侯,名为方,是大宋朝丞相王强的亲信,有
    一身的好功夫,特别轻功了得,以前在江湖上有一个外号叫“翻天神猴”,由于
    尽干些下三烂的事情,被人追捕关入大牢。后来被王强看中,利用他的手段,为
    自己买命。这侯方既然逃得性命,又做了丞相的亲信,于是就死心踏地跟着王强


      这次侯方是奉王强的命令去北国送信,由于昨晚打仗,他就绕道而行,晚上
    就在山洞过了一夜,今早刚要走出树林,就发现前后两匹战马冲入树林,后来二
    人各自中招,掉下战马。

      侯方估计这二人是宋辽两边的将领,一个逃一个追,最后进入树林来了个两
    败俱伤。侯方等了半天,不见两人有所动作,于是来到两人身边一看,原来是两
    员女将,其中一个正是天波杨府的佘太君,心想,真是该我走运,如果将她往辽
    营一送,升官发财指日可待。不过前面战事如何,自己并不知道,如果宋军打赢
    了,那就要考虑一下,要不要送到北国去。想了半天,侯方还是决定等等看。于
    是,侯方将她们放到马上,又回到昨晚睡觉的山洞。

      侯方将她们放在地上,脱掉盔甲,看看她们伤在哪里。经过检查,只有佘太
    君手臂有伤,问题不大,另一个没有伤口,估计也是掉下马匹时甩昏的。于是,
    侯方就替佘太君包扎伤口。

      在替佘太君包扎伤口时,看到佘太君那丰满诱人的身材,光滑的肌肤,下面
    的鸡巴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

      “他妈的,都几十岁的人了,身材还是这么好,还戴上了《贞节带》,看来
    杨家的《贞节牌》没有立错。不对!这里怎么有姑爷家的名字,难道姑爷早就跟
    杨家的寡妇有问题,可是姑爷全家是被杨家所杀,不通是杀人灭口,那就是说杨
    家的寡妇耐不住寂寞,又见到姑爷英俊潇洒,送上门来,后来其他的寡妇争风吃
    醋,如果是这样我可要尝一尝。这次如果不是送这封信,老子在京城里不知道有
    多少美女陪伴,害的老子风餐露宿十几天,吃不好,睡不安,既然王大人作对,
    肯定要把你送到辽营,不过先让老子开开心,让我的小弟弟也尝尝鲜。这就干,
    不等于干尸,没有乐趣,但她醒过来自己是不是控制得了她,还是个问题,看来
    得想个办法,让她们自愿送上门……”

      等到佘太君二人醒过来,就觉周身疼痛,没有一点力气,抬头看了一下周围
    的环境,只见自己二人都躺在一个山洞的地上,有几个火把点着,把洞内照得通
    明透亮,洞内只有一些简单石头桌椅板凳,估计是山里猎人的临时的住地,那么
    自己是被人救了。

      两人正在思考的时候,从洞外走进了一个人来,只见此人长得尖嘴猴腮,鬼
    头鬼脑,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个好人。佘太君二人虽然讨厌这个人,但他救了自己
    ,再说,这人不知是哪国人,如果是对方的人,那自己就危险。

      于是,二人强着笑脸对着侯方,问道:“这位壮士,多谢你救了我,不知贵
    姓大名?”

      “我叫侯方,是这里的猎人,看到你们躺在地上,是我把你们扶进来,看你
    们都是武将,不知你们是哪一边的?”

      “原来是侯壮士,我是宋营的,名叫陈明。”佘太君在还没有搞清对方是什
    么人前,不敢报出真姓名。而萧太后没有报真名,也没有说穿佘太君的身份,只
    是说自己辽营的将军,如果侯壮士愿意送她回去,一定保你做大官。

      佘太君见萧太后这么说,连忙出声:“我跟八王很熟,如果将着人送到宋营
    ,大功一件,包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侯方看到她们不敢报真名,还不断的用高官厚禄来拉拢自己,真是有趣,看
    来她们慢慢进入我布置的圈套。于是,故意为难看着两人说:“你们都要我将对
    方抓到你那里,但我应该帮谁?这样吧你们谁能让我满意,我就帮谁。”

      俩人连忙问要怎么样才能使你满意。“这个好办,你们是女人,而我是男人
    ,你们说我应该怎么样才满意?”

      “你!你,居然想……”

      “我怎么哪?我什么也没想,是你们自愿的,是不是!”

      两人内心想了一想,如果不答应,再加上自己受着伤,是逃不过的。如果能
    收服他,也是一个帮手,对付另一方,到时候再收拾他。

      先不说怎么对付侯方,回头再说战场上,郡主见佘太君受伤逃离战场,萧太
    后跟着追赶,心想完了,这主心骨没有了,这战怎么打。

      正在郡主和众位夫人感到绝望、准备拼死一战的时候,就看见辽兵后面大乱
    ,而且有人在高声喊叫:“不好啦,宋军从后营打进来了,我们的退路没有啦,
    大家快逃啊!再不逃,性命就完了。”

      只见辽营的后营火光冲天,杀声阵天。众人互相望了一下,是谁在辽营,我
    们能来的都在这里,是谁呢?现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指挥大军猛攻辽营的营
    地。刚冲到萧太后的行宫,就见到穆桂英她们,从后营杀到这里。

      原来,何春见辽兵兵多将广,团团包围着宋军队,马上叫八姐带几个人去后
    营放火,而自己带着穆桂英她们到萧太后的行宫放火,扰乱辽军的阵容,然后兵
    和一处,实现里应外合的计划。

      果然,辽兵阵脚大乱,宋军在这些杨门女将的带领下,全歼辽军,只有极少
    数逃脱,“生铁佛”一干等人也被杀。但宋军同样也伤亡惨重,杨六郎父子也战
    死沙场。

      只是佘太君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于是,众女将留下寻找佘太君,宋军由八
    王带回京城。八王也体谅杨家的心情,也就同意了,并代替皇帝先封赏了杨家,
    希望尽快找到佘太君返回京城。

      众女将跟八王分手后,和何春一起在附近寻找佘太君,天都快黑还是毫无消
    息。

      一连好几天无结果,这一天傍晚时候,八姐就发现前面有一个山洞里传出灯
    光,说:“我们去前面的山洞看看,有不有人,也许是佘太君也说不定。”

      于是,大家挥鞭催马直奔山洞而去,刚到洞口,就听见有人在喊叫,“没想
    到你们两国在那边打战,你二人却联手对付我,真有意识。不过,你们想过没有
    ,现在这个样子,是逃不过我的手掌。”

      “就是死,我们也不会顺从你。”

      “死!没有那么容易,如果你们想死就能威胁我,那就打错了算盘。”

      “你想干什么?”

      “你们会知道我想干什么。”

      原来,这几天佘太君二人受尽了污辱。开始,还以为用高官厚禄拉拢这人,
    但这人色胆包天,竟要二人服侍他,幸好佘太君戴着《贞节带》,侯方又打不开
    ,总算保住了贞节,但嘴巴和身体都逃不过侯方的魔掌;不过萧太后就更没有这
    么幸运,上下三个洞总是有东西插入,把个萧太后折磨的面目全非,以前的雄心
    壮志、立马中原的愿望都没有了,只求能尽快逃出魔掌,于是就和佘太君商量联
    手对付侯方。

      在外面的八姐听出这是佘太君的声音,急忙冲进山洞,就见佘太君和萧太后
    倒伏在地上,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正在威胁她们。于是,拔出宝剑朝着那人的后
    胸刺去。

      侯方正背对洞口,没有注意有人进来,让八姐一剑刺进后背,一声惨叫后,
    倒在地上死去。

      佘太君见到她们进来,一下就扑到郡主怀里哭了起来。郡主拍了拍佘太君的
    背,说:“好啦,这人已经死了,一切都过去了。有个好消息,辽军让我们打败
    了,这下我们可以回家了。”

      “是吗?我们胜利了,这可好了,我们可以安心这样过日子了,不用再打战
    了,其实,萧太后我们这打来打去有什好处,受害者还是老百姓,这样吧我放你
    回去,希望两家罢战讲和,让老百姓过一个安定的好日子。”

      萧太后看了看眼前的情况,又听到自己的军队打了败仗,没有十几年是缓不
    过。

      于是,点头同意讲和,回去后立刻派使者到宋朝京城,向大宋朝称臣。

      送走萧太后后,郡主领着佘太君来到何春的面前,说:“这就是何春,只有
    大姐你、四娘、五娘没见过,我们都已经老相好了,现在战争已经完了,我们要
    不要先回京城天波杨府。”

      佘太君看了看何春低着头说:“她们已经跟着你了,是不能再姓杨,希望你
    也能收留我们这几个人。还有这个东西,差点让我命散战场,求求你,先帮我打
    开它。”

      “好啦!你们我都收下。不过,这个东西先暂不打开,回到京城再说。现在
    萧太后既然愿意称臣,你必须回朝向皇帝报喜请功,这也是为杨家做得最后一件
    事,以后就和杨家无拖无欠,当然,我们也可以住在天波府。”

      “现在你是一家之主,你怎么说就怎么做。”佘太君红着脸说。

      “我听说郡主称你为大姐,是不是?”

      “她呀,乱说。”

      “我看这个大姐,你是做定,而且还要带好这些姐妹。”

      “大姐,我没说错,大姐这位子你是坐定了。”郡主在一旁笑着说。

      “好啦!这下我从婆婆、母亲、祖母变成大姐,不过在家可以叫,出外还是
    改回来,可不能让人知道。好!我们现在赶快回京,公子,我现在受着伤,不能
    陪你,回到京城天波府后,再好好侍候你。”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看你怎么侍候我,大家快走吧。”

      一路上大家快马加鞭,很快就回到京城。大宋皇帝特别嘉奖杨家官升三级,
    对杨六郎父子战死表示慰问,并在让父子埋葬皇陵;准许杨家不用上朝伴驾,杨
    家后人世代为官,官居二品。

      佘太君拜谢皇帝的圣恩,回到家中,关闭大门,召集家中所有的丫环、仆妇
    到大堂,何春也坐在大堂的主人位上,看着天波府的众佳丽,等候佘太君怎么宣
    布。当杨府的丫环、仆妇来到大堂时,大吃一惊,就见到众位夫人一丝不挂,身
    上只有一袭轻纱,而佘太君、郡主、四娘、五娘的下身有一样东西代着,那位绝
    代佳人少夫人穆桂英,正坐在一位英俊的同样也是赤身裸体男人身上,双手正在
    玩一根巨大的超级大鸡巴。心想看来佘太君叫我们来,一定跟这根超级大鸡巴有
    关,真羡慕少夫人,要是插入自己的小穴,该有多美。就在这时听见佘太君说:
    “从今以后,天波府谢绝外人来访,如若违反革革杀无论;还有,你们跟着天波
    府这么年,由于府内的规矩使你们都没有成亲,深表遗憾,如果你们要走的就请
    即刻离开,每人奉送白银五千两,如果要留下,就得按规矩办事。”佘太君望了
    众人一眼,见无人要离开,而且都紧夹着双腿在听自己讲,于是满意的点头笑着
    说:“谢谢你们!当然,我也知道身为一个女人,连我在内也需要一个男人。所
    以,我为你们找到一位天波府的新主人,从此以后你们每天不得穿内裤,要随时
    随地侍候主人,你们听到没有?”

      众人听到有这样好事,今后不用每晚为没有男人而难熬,大家一至点头答应
    ,并马上脱下内裤支持佘太君的决定。

      郡主走到何春的身边说:“杨家和包括后来的姐妹,一共一百零八位浪穴等
    候她们的新主人的试插,请主人开始。”

      佘太君宣布:“现在大家脱去身上的衣服,由新主人验证你们的小穴。”

      然后自己和郡主一左一右伴随何春,哆声说:“主人,你瞧!好一幅百美图
    ,你呀!真是比当今皇帝还要威风哩!”

      “嘿嘿!不错!当今万岁身边全是一群有气无力的病西施,哪似我身边美女
    全是文武双全的呢。”

      郡主媚笑着说:“主人,你看她们都已经等得春心荡漾了,就请你早点去普
    渡她们。”

      “哈哈!好,我就来次普渡众生。”

      佘太君和郡主媚眼流波随后“护驾”,第一个来到大娘的前面。

      只见大娘上身躺在桌子上,双手扶着双腿朝上分开,露出早已湿润的小穴,
    等候何春的大鸡巴来检插。

      何春的大鸡巴由郡主扶着顶住大娘的穴口,佘太君在后,一推何春的屁股,
    整支大鸡巴全部插入了大娘的小穴,就听见大娘“啊”的一声,“啊……慢一点
    ……我受不了……啊……大鸡巴比以前大多……噢……插吧……插死小浪穴吧…
    …啊……大力点……快一点……啊……好美好舒服……快……用力插几下……噢
    ……别走啊……求你再多插几下……”

      “好啦!大妹,还有那么些姐妹等着,你就忍耐一下。”佘太君说。

      何春听到佘太君这么说,满意的点点头,赞许佘太君的公平,这个大姐位子
    该她坐。

      就在群女分别摆出别致的撩人姿势及声燕语之中,何春蜻蜓点水般完成“检
    插”工作,时间正好是一个时辰。

      三人回到坐位上,郡主浪声道:“请主人跨马训话。”

      佘太君将穆桂英往何春怀抱里一送,何春用手摸着穆桂英那隆起的小腹,怜
    爱的问穆桂英:“肚子里不会有事吧?”

      穆桂英把嘴巴移到何春的耳边,“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你只管插浪穴,它
    已经几天没有尝到鸡巴的滋味了。”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只见何春下身一挺,插入穆桂英的浪穴,一边插
    穆桂英的浪穴、一边说:“从现在起,我保证你们享乐人间第一大美事,今天才
    是一个开端,哈哈!不过,你们的床技很差,必须好好调教。郡主,这件事就交
    给你办理,知道吗?”

      “是!主人,我一定不负众望,也请主人随时随地检插。时候不早了,今天
    就到此为止,今晚就由佘太君、穆桂英、和我来侍寝。”

      “不行,你们也辛苦了,今晚我一个人睡。明天我醒来的时候,要见到你们
    这几个人。”何春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王妃来到杨府,见到郡主急忙说:“要见何春。”

      “我说姐姐,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浪穴忍不住,想要大鸡巴插入解解饥饿
    ?”

      “还说,你们回来也不通知一声,怎么,想独霸吗?”

      “看姐姐说的,我们是什么样的关系,只是暂时不方便去你那里。因为,佘
    太君下令闭门谢客,如果去八王府,会给别人以口舌,所以,没有去你那里。你
    不知道昨天他还在问起你,我们说过了这几天,再去请她来。”

      “那是我怪错妹妹,对不起!我这里有礼了。他呢?”

      “他呀!现在还在睡觉,你不知道。他昨天插遍杨家将的所有的浪穴,共一
    百零八,你说厉不厉害?”

      “谁在背后说我还在睡觉,该罚!”何春正站在郡主的身后。

      “是!我该罚。”于是,高兴地撩起群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分开腿弯下
    腰,将小穴对着何春。

      何春也只披着一件外衣,解开衣带,露出那高高翘起的大鸡巴,对准了郡主
    的小穴,“扑”的一声,插入郡主的小穴,飞快的抽插起来。

      在一旁的王妃看的目瞪口呆,节节巴巴的说:“郡主!你们就这样干,要是
    让人知道还得了。”

      “啊……噢……是啊……我们就是这样……噢……啊……干的……所以我们
    ……就闭门谢客……啊……大力些……不想让外人……啊……知道……噢……过
    一段时间……我们就会全家……哦……移居《逍遥谷》……姐姐……你要想清楚
    跟不……跟我们走……哦……不行了……我要完了……姐姐你……啊……来接受
    大鸡巴……噢……完了……”

      “我来就是为了它,春哥!你来插我这个浪穴吧!她都等不及了,淫水都流
    出来了。”八王妃手忙脚乱的脱去声上的衣服。

      何春将郡主交给刚走过来的佘太君,走到王妃身前说:“看看我的小亲亲,
    喔!

      都快荒废了,再不耕耘,就快变成一块烂田。”

      “不吗,你说是块烂田,好啊,都是你搞坏的,我要赔。”

      “是吗!看我这根犁头能不能把她耕耘好。”于是,伸手抬起王妃的一条腿
    过头顶,也不来点前奏,大鸡巴找到穴口,用力一顶,一大半钻入小穴。

      “啊!慢一点,求求你,好不好?顶烂了,以后就没得用了,啊!不要再顶
    了,她已往顶到花心里面了。”

      “就到顶端了,她还有很长一节在外面,怎么这样差劲,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

      “还说呢!都是你,有了这么多浪穴让你插,还记得我这个可怜人。”

      “好!好,今天你说了算,想怎么样都行,好吗!”

      “可是你说的,今天天气不错,我想在后花园搞一宴会,请众姐妹穿着打扮
    特别一点,如何?”

      “你这个主意不错,就这么决定。”

      连忙对佘太君说:“大姐!就请你准备一下,通知众姐妹在后花园集合。”

      佘太君应了一声,笑眯眯的去准备不提。

      何春抱起王妃边走边顶直奔后花园,郡主也跟着何春来到后花园的凉亭。

      等何春来到后花园,就见一些丫环在佘太君的贴身丫环杨排风的指挥下,很
    快就宴席布置好了,这都归功于杨家的训练有素。

      “排风真不错,这么快就按排好了。来!有奖。”何春高兴的说。

      “春哥!谢谢您的夸奖,至于奖励我先留着,到时候我会来领奖。”

      “排风真懂事,好!你随时都可以领奖。”

      “我的排风是真懂事的,好!排风你今后就跟着春哥。”

      “你舍得吗?我的大姐。”

      “你的就是我的,有什么舍不得的。”佘太君带着众人来到何春的身边。

      只见她们穿着的服装,都是为了何春而设计的。众女人见到王妃连忙跪下,
    口中喊道:“拜见王妃千岁!”

      “不用这样,大家都是好姐妹。”王妃在何春怀抱里说。

      “你们都是姐妹,不用行礼,就是行礼也该她给你们姐妹行礼,不过她现在
    可没有时间,起来吧。”何春笑眯眯的说。“你们准备得怎么样?”

      穆桂英挺着大肚子来到何春的前面说:“我们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你下命
    令开始。”

      “好!那就开始吧。桂英你今天的装扮挺特别。”

      “不单是我,众姐妹都一样。你看!”穆桂英一撩身上的粉红色的轻纱,只
    见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只是挺拔的一对乳房上画着一对牡丹,下身那微微突出
    的地方画着一朵大牡丹花,三朵牡丹互相辉映。“怎么样!不过其他姐妹是怎么
    样,必须由春哥亲自出马去揭晓。”

      “好!等会我亲自来一个一个的揭晓。桂英,你是第一个出来的,就从你开
    始,我问你准备了什么样的一道菜?”

      “我准备了一道菜,不过须要春哥帮忙。”

      “哦?还要我帮忙,不过先声明,我可不会做菜,弄不好你可别怪我。”

      “你放心,这道菜绝对好不会错的。”说完,穆桂英从桌子上拿起三只碗,
    两只放在自己的一对豪乳之下,来到何春的身前跪下,另一只放两腿之间说:“
    春哥!请帮忙挤些乳汁和香汁。”

      “原来是帮这个忙,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来……”

      何春伸出护花之手,在桂英那画着牡丹的豪乳之上轻柔的挤压。而怀里的王
    妃也伸出手移到桂英的下身,慢吞吞的抚摸,中指更是伸进小穴。

      “啊……春哥……你摸的真好……啊……大力点……姐姐她……喔……啊…
    …姐姐别……我顶不住……啊……姐姐求求你……一个不够,再多进去两个……
    噢……对……再进一点……啊……都放进去……噢……放心,肚子里的小孩不会
    有问题……啊……出来了……春哥快一点……啊……大力点……后面的姐妹还等
    着呢……哦……”被上下夹攻的穆桂英不断扭动身体,有怕碗里的乳汁流出来,
    强忍着小穴内的骚痒,不多时下面的碗内也装满了淫水。

      站在何春身边的郡主见三只碗都装满,连忙笑着脸说:“桂英!你可真行,
    就这一点功夫出来这么多,这些姐妹中就属你最厉害。”

      “郡主!不是我淫荡,是春哥厉害再加上王妃的好手法,等会你就知道了。
    春哥三只碗都已装满了,你该让我起身做菜了。”

      “你这道菜挺特别,看来其他姐妹要赶超还蛮困难的,好!等会让大家尝尝
    。”何春说道。“第二道菜是谁上来?”

      “我来献丑。”五娘走出来。“今天我来做道《清蒸活蛇》,为了庆祝春哥
    给我们带来新的生活。”

      只见五娘脱掉了身上的披风,露出健美的身材,上面画着三朵花,不同的是
    蔷薇花,从身边的袋子中拿出一条大约三尺长的眼镜蛇,不过毒牙已经拔掉,然
    后拿出一把小刀,在蛇的身上轻轻划了一个圈,左右一分,蛇皮就被活生生的剥
    了下来。

      按说女人最怕蛇的,众人见到五娘这个样子惊奇无比,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
    五娘怎么样做。

      五娘自己仰卧的躺在地上,分开双腿,将那条眼镜蛇放在两腿之间,然后调
    整呼吸小腹不断起伏,只见五娘的小穴慢慢张开越来越大,两边的阴唇不断的抖
    动,引得那条眼镜蛇注意。因为它感到周围环境对它不利,再加上蛇皮被剥,必
    须尽快找个地方躲藏,见到前面有个洞,急忙爬向五娘那个秘洞。

      但是,那条蛇来到洞口,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左右看了一下,然后伸出长舌
    在洞口内外探了一下,见没有动静,于是一头钻了进去。

      由于洞口很小,蛇头只钻进去了一半,就感触很困难,以为这个洞很小,本
    想退出来,但长舌一伸,发现里面很大很深,长舌都触不底,于是用力往里拱。

      这时候的五娘,就往小穴里插入了鸡巴,就像头发情的雌猫一样,兴奋的叫
    喊起来,小腹起伏越来越快。在一边看着的人,也像是自己被蛇钻入一样,喉里
    面也发出声音,五娘的小腹也鼓起很大,就像穆桂英一样。等到整条蛇钻进去后
    ,五娘就像练功一样,不断的运功。不大会儿,五娘的穴口冒出一阵热气,大家
    就闻到一股蛇羹香味。

      五娘拿着一只碗放在小穴口,另一只手伸进穴内,抓住蛇的尾巴,往外一扯
    ,一股淫水,随那条蛇流进碗内,眼镜蛇已经被五娘的《烈火神功》煮熟了,一
    碗《清蒸活蛇》就完成了,看得大家啪掌叫好。

      何春见大家叫好,说道:“五娘!你这道《清蒸活蛇》可为千古一绝,真是
    难为你想得到,我看你的《烈火神功》消耗过多,来!这里有点龙汁,你服用三
    滴,它会让你恢复和增加功力,请在一旁休息,我们再看下一位的。”

      要知其它的菜名,请听下回分解。

    **********************************************************************

       第二十六回 百花共扶风流郎 
    何春花园采蜜忙

      在一傍的八姐见到桂英和五娘的表演得到春哥的赏识,伸手拉住身边的九妹
    走出来说:“这一次由我们姐妹二人来表演,至于菜名还得麻烦春哥看完后起一
    个响亮的名字。”

      “好啊!那我们就欣赏一下你们姐妹的本事,不知你们准备了什么样的节目
    。”

      “你们不用着急,慢慢欣赏吧。”八姐笑眯眯的说。

      八姐将九妹拉到一傍,两人低声商量一会,然后八姐和九妹脱除身上的白色
    的纱裙,露出画在身上茉莉和兰花。由于是两姐妹长得极像,修长的身长,俊俏
    的面容,把个何春看得惊奇不已,以前怎么都没有注意?其实当时情况下,再加
    上那么多的佳丽,使他目不结暇,哪里注意得那么多。

      于是,一拍怀里的王妃,那王妃极为聪明,急忙起身扶起坐在太师椅上的何
    春。

      何春走到两姐妹身边,一手抱一个来到宽大的太师椅坐下说:“你们先陪我
    等一下,看她们的表演。”

      两姐妹坐在何春的大腿上,高兴得搂住何春的脖子,在何春的脸上亲吻一下
    ,然后各伸出香舌往何春的嘴里,一下何春的嘴里三条香舌交在一起。

      其他的姐妹看到这里,不约而同喊道:“我来表演。”只有佘太君没有出声


      何春见大家都争着表演,只有佘太君站在那里没有动,于是就说:“你们都
    等一下,看看我们的佘太君好节目如何?所谓老将出马、一个顶三。”

      众人见何春这么说,大家都望着佘太君。

      佘太君见大家都看者自己,于是来到前面,先是一个礼,说:“既然大家都
    让我先来,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可并不老,只是比大家多些经验,表演得不好,
    请大家谅解。”于是吩咐杨排风去把那天我买的驴牵来。

      不多就杨排风就牵来一匹公驴,来到佘太君的面前。

      “大家都知道驴鞭最补,可是有人不知道,充满淫水的刚切下的驴鞭更补,
    有人问怎样样做的呢?所以,我今天让你们开开眼。”

      佘太君先是脱去身上的青色的轻纱,露出胸前画着一朵很大莲花,在驴的前
    面分开双腿向后弯下腰,来了个铁板桥,将小穴露在驴的嘴前,不断的摇动。

      八姐见到这匹公驴就估计佘太君想做什么,大惊失色连忙说道:“那玩意你
    受不住,别玩了!”

      “放心吧!这东西没有什么大不了,看我怎么对付它。”佘太君笑着说道。

      着匹公驴闻到小穴的骚味,兴奋得将嘴巴在佘太君的小穴上舔动,长长的舌
    头也伸进佘太君的小穴里,一时间把个佘太君舔得又酥、又痒、又麻,都不知天
    南地北人在何处,淫水慢慢的流出来,使得她不断的把小穴往上顶,希望舌头能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那驴子见到淫水越来越兴奋,胯下的驴鸡吧不断地涨大和增长,于是往前移
    动两步,驴鸡巴正好对准佘太君的小穴,往下一压,借着淫水一下只冲进一大半
    ,只顶得佘太君“噢”的一声,差点将佘太君压垮在地上,也是佘太君功力高,
    但也被压底了一些。

      驴鸡巴差点都退了出来,那驴子可不愿意这样,趁着佘太君硬顶得时候,再
    往下一压,鸡巴尽全部插入佘太君的小穴里。

      那么长的鸡吧插入小穴,这也是佘太君,要是换一个人,不被插烂插破才怪
    。佘太君双手双脚像章鱼一样抱住驴子的身子,也不敢再动,先缓一口气再说。

      那驴子一见佘太君贴在自己的身上不动,于是不断摇动身子和顶动鸡巴。大
    家见到这样怕这驴子会伤着佘太君,忙叫排风牵住驴子,不要它乱来。

      “谢谢你!排风,它没什么了不得的,等我缓过劲后再对付它。”

      “太君,顶不住就出声,别硬撑。春哥,你就说一句吧!”排风求何春。

      “怎么样?不行就算了,不用强求。”何春爱惜的劝说。

      “不用担心,我顶的住,虽说这东西的鸡巴是大了些,这都降不伏它,我还
    有用吗?看我怎么样对付它。”说完,运起内功,不断的挤压和受放小穴。

      那驴子的鸡巴受到挤压得“嗷……”直叫,马上反击,但驴子的鸡巴跟人的
    不一样,它只会顶不会抽。见到佘太君反击,心想这个洞怎么跟以往的不一样,
    深不见底而且还能对着干,好吧!看谁厉害。于是不断催动鸡巴,将它催的最大
    最长,并将两个卵子也往小穴里顶。

      “啊……它来反应……了……噢……又大了……又长了……好吧……看看谁
    厉害……啊……它的卵子也进来了……哦……好啊……噢……郡主……你看看…
    …它的鸡巴……怎么样了……啊……如果……哦……我都泻了……啊……”

      郡主听到佘太君叫她,连忙走到驴子的后面,就发现那驴子的鸡巴和卵子全
    部进入了佘太君的小穴,将它涨得像了个决堤的大口子,急忙说:“它的鸡巴已
    经红得发紫,淫水都像决堤的水涌了出来。”

      “快拿东西接住,那可是好宝贝。”大娘连忙拿来了个一大碗,接住流出来
    的淫水。

      “郡主……啊……怎么样了……如果差不多……哦……就提醒我……啊……
    没想到这家伙……真厉害……我快顶……不住了……”

      “已经装满一大碗了,还要不要再装一碗。”郡主说。

      “够了……你们站远些……它已经……差不多了……我要下手了……”

      只见佘太君用小腹轻揉驴子的肚子,然后运功将小穴上的阴唇锁住驴鸡巴,
    轻轻一扭,那鸡巴和卵子就被那阴唇像刀子一样割了下来,鸡巴就留在佘太君的
    小穴里,随后爬出驴子的下身,那驴子就像没是事一样,让排风叫给人牵走了。

      众人拍掌叫好,佘太君笑眯眯的将驴鸡巴吐出来放在那碗装满淫水的碗内,
    叫杨排风用蒸笼去蒸上一柱香时间,说道:“春哥!你为了我们姐妹太辛苦了,
    这东西可是大补的,这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你能满意。”

      “谢谢你佘太君!我是需要,这东西滋补养颜,你们更需要,再加上些龙血
    ,它会使你们功力大增,而切还会使你们青春长在,到时候大家一起品尝。不过
    ,佘太君你那小穴如此厉害,下次我可不敢将鸡巴放进去了。”

      众人一听高兴得一起说:“多谢春哥!大家都知道你那如意棒是切不下来的
    ,就算能切下来,我们还舍不得。”

      “春哥你刚才说错了一句话,应该要罚。”王妃不依不绕的说。

      “好你个王妃,竟敢抓我说的话,等会看我怎么整你。不过既然已经说出来
    了,我就任罚,但我要你们帮忙。吴彩莲你准备几个木盆,放些面粉和水,还有
    六对银铃和鸡蛋来,快去!”

      不大一会,吴彩莲把东西拿来,放在春哥的前面。

      “大娘、二娘、三娘、七娘、郡主,你们五人将银铃挂在乳头上,两腋下和
    大腿根部各夹一个鸡蛋,再和面粉时不准将鸡蛋夹烂。”

      “春哥!这是罚你还是罚我们。”郡主故意问。

      “你别多嘴,等我说完。如果你们能在面粉和好以后,鸡蛋没有夹烂,就算
    我输了,那就亲自做一道你们意想不到的菜给你们吃,半个时辰为定如何?如果
    有一个鸡蛋夹破就算你们输了。”

      五女互相看了一眼齐声说道:“好!一言为定,不过规定得改动一点,只要
    一个人的鸡蛋没破,就算我们赢如何?”

      “可以,就这么决定。”

      于是大娘等五人先后脱掉身上的各色衣裙,何春看到五女那一丝不挂,而为
    取悦自己精心画在身上的各色鲜花,深感自己的祖先保佑,能和与此武功超群的
    绝代佳人共效于飞。大娘一指身上的花说:“这是菊花、二娘的是梅花、三娘的
    是桃花、郡主的是水仙、七娘是葵花。”

      由吴彩莲率领几个舞女,给她们乳头上戴上银铃,鸡蛋放好,然后将面盆放
    在五人前面的凳子上。由于凳子小矮,必须弯下腰,这样屁股就翘起来了,两个
    洞全部暴露在外。

      三个鸡蛋的位置,使得她们的动作不敢放得过大和大力,只得慢慢的轻柔地
    和面粉,好歹众人都是武艺在身,动作也不慢,不大一会儿,大娘和郡主完成一
    半;二娘和三娘加上七娘也快一半了。

      何春见到是时候了,起身来到五个人的身后,看了一下众人的小穴,都有一
    些阴精流出,以大娘最多,就连阴毛上都沾满了阴精。

      原来大娘早让前面的情景,弄得淫水流出来了。于是何春选中了杨大娘,一
    挺如意棒就插入了大娘的小穴,快速挺动;顺便伸出手,在一边的郡主和七娘的
    小穴上抚摸,并伸出手指插入它们的小穴,大拇指压住阴蒂揉动。

      这三女的小穴突然遭到侵袭,身上的鸡蛋差点掉了下来,尤其是杨大娘张金
    定,让那巨大的如意棒插入小穴,又是惊喜又是担心;惊喜的是自己早已等待的
    鸡巴终于插入自己的小穴,担心的是一旦自己兴奋起来,不顾一切的配合鸡巴的
    抽插,怕事面粉和不成,鸡蛋早就破了。但在那巨大的如意棒撞击下,大娘只得
    强忍着小穴内的骚痒,继续和面粉,速度也就慢了下来,但两边的郡主和七娘早
    已忍不住浪叫起来。

      “啊……噢……春哥……啊……别这样……噢……面粉……就没法和下去了
    ……啊……我快顶不住了……求求你……鸡巴就快破了……啊……”

      “你们说清楚点,什么鸡巴就快破了,啊!”

      “不是鸡巴,是鸡蛋。”

      “我说呢,鸡巴怎么这么容易破,原来是鸡蛋。”

      那边的二娘和三娘见到这情形,心想马上就会杀到我们这里来了,于是两人
    加快了速度。

      何春看到那两个人这样做,心想这可不能让你们得逞,于是离开三人来到二
    娘的身后,照例插入二娘的小穴。

      “就听到二娘大叫一声,啊……痛死我了,春哥你走错了地方,是下面哪个
    洞,不是上面哪个。”

      “哦!对不起,二娘,是我不对走错了地方。”于是马上就要拔出来。

      “先别动!进去了就不要动,小穴已经让我的先夫开了苞,哪个后庭花就让
    春哥你来开吧,只是你那如意棒太大了,一时难适应,过一会就没事了。”

      “没想到你有这份心事,好!我就慢慢来,让你来指挥这根如意棒。”

      那边的三娘听到二娘这么一声喊叫,跟着这样说,内心一紧张,后庭花一缩
    紧,就听到“啪”的一声,大腿根的鸡蛋破了,蛋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吴彩莲一声叫到:“三娘蛋破了。”

      佘太君笑道:“什么三娘的蛋破了,是鸡蛋破了,她哪里来的蛋,罚你去帮
    她擦干净。”

      “是!大姐。”

      “三娘!怎么这样紧张,还没有轮到你蛋就破了,不行!你们说怎么办?”
    何春说。

      大家七嘴八舌说了很多想法,都又不满意。于是何春说道:“我看这样吧,
    让她想办法,将其他四人的鸡蛋弄破,将功补过如何?”众人拍手称好。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七回

      三娘想了一会,见到桌面有几根准备捍面的捍面杖,计上心来。走到桌旁,
    拿了三根捍面杖,走到大娘三人后面,先将一根捍面杖插入自己的小穴,另一头
    插入大娘的小穴,然后一手一只分别插入郡主和七娘的小穴,不断的抽插起来。

      本来这三位女将看到二娘和三娘的情形,也想尽快干完手中的活,没想到自
    己内部起火,三娘学着何春用捍面杖来对付自己人。设说这玩意不如何春的如意
    棒那么有感觉,但刚才何春那一下,已经勾起三人的淫浴,所以当捍面杖插入的
    时候,也就配合抽动起来。

      何春看到三娘这样卖力气的干,也就暂时不理会它们了,专心对付二娘。这
    是的二娘已经缓过刚才的疼痛,就像当年杨二郎新婚之夜,为自己开苞一样,“
    一痛二麻三痒”,现在痛已经过去,二麻三痒跟着就来了。可是何春的如意棒放
    在里面不动,把个二娘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自己由不敢动,怕身上的鸡蛋破了,
    但穴内痒得难受,于是乘大家不注意,红着脸哀求何春,要他挺动鸡巴,和面粉
    她早就丢到脑后了。

      何春知道她受不了这种骚痒,于是故意说:“不行,我怎么舍得这样呢,你
    那后庭花是第一次,那里又这么小,我可不敢这么做。”

      “春哥!你放心,我那里没事了,你就大胆干吧。”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到时候你可不能怪我。”二娘也不出声,只是一个
    劲的点头。

      何春见二娘不断的点头,但是他知道自己的鸡巴太大,如果动作太大,会伤
    着二娘,这样太对不起二娘的一番心意。于是双手扶住二娘的细腰,慢慢的抽出
    鸡巴,又慢慢的插进去。

      随说何春抽动很慢,由于这根如意棒太粗太长,二娘还是顶不住,嘴巴不断
    的发出“啊……”的声音,身子随着何春的抽动而抖动。

      何春见到二娘这个辛苦的样子,疼惜的说:“二娘!别这样了,来日方长,
    机会大把的,弄伤了身子,我会很难受的。”

      “对不起!春哥,我本来想要你开心一下,你给我们杨家这么多,我这样做
    是应该的,只怪我太没有用了,不过,我以后会多练习,不会让春哥你失望的。


      “你怎么练习,能不能告诉我和大家,让其他的姐妹学习学习。”

      “春哥!不赖了,你尽欺负人家,这种事怎么能告诉大家。这样也好,反正
    众姐妹的后庭花都是没有开垦过的,省得到时候受不了。其实很简单,在你的如
    意棒上涂点牛油之内的东西不就行了。”

      “你真聪明不枉我疼你一场。”

      “多谢春哥夸奖,这个办法不是我想出来的,是九妹在辽营被那萧宝这样干
    过,而且还被狗干过,最后让辽将将两根大蜡烛插入小穴和屁眼跳艳舞,春哥等
    会是不是让她表演一次。”

      “原来如此,找个机会我一次全部替你们开了最后的处女地,跳艳舞就不必
    了,我们有十几位舞女,怎么也还轮不到你们。”

      这边二娘正说着,就听到吴彩莲叫喊:“半个时辰已到,她们五个输了。”

      大家都看到,那三根香已经全部烧完,所有的面粉都没有和好,三娘和郡主
    的鸡蛋都已破碎。

      这时佘太君走出来说:“既然她们输了,就应该受罚,就罚她们将面粉和好
    ,并每人做出一个第一次和春哥交合的造型,男的必须是春哥的模样,女的必须
    是自己的样子,而且不能有同样的,如果做得不好,就罚她们三天内,不得和春
    哥接近,大家说好不好?”众人都说好。

      先不说她们五人如何准备,再说八姐九妹,先大家表演得差不多了,于是走
    出来说:“我们姐妹为大家表演一个‘鲤鱼跳龙门’,请大家观赏。不过得到的
    鲤鱼还得请春哥亲自拿出来,但不得用手。”

      只见九妹走到池塘边,分开双腿,照例来了个“铁板桥”,那小穴被她自己
    撑得像个龙门一样,比刚才的佘太君还要大,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八姐过
    到对面坐下,将一根丈八长的鱼杆,插入自己的小穴,另一头放入水中搅动。

      不多时,一条一尺半长的金丝鲤鱼,被八姐夹在小穴内的鱼杆赶得无处可走
    ,只得跳出水面,一头钻入池塘边张开大腿的九妹的小穴里,连尾巴都看不见,
    整个鱼身全部进入穴内,大家都看何春怎么样不用手拿出。

      何春走到九妹的身前,想了一想,一低头便靠近九妹的阴部,张嘴就在小穴
    上猛吸,想把鲤鱼尾吸出来,然后再一口咬住拿出来。

      何春这一吸,都快把九妹的三魂七魄吸出来了,一种前所没有的感觉,从小
    穴内直冲头顶,就觉得全身要飞起来一样,四肢无力,身子就往下挎。站在一旁
    的杨排风眼明手快,一下钻入九妹的身下顶住了她。

      那条鲤鱼钻入九妹的小穴后,感到里面空间太小了,很不舒服,又退不出来
    ,于是继续往前游,那知游到前面让东西挡住,那鲤鱼心想,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张开鲤鱼嘴,一口咬住一块就往口里吞,哪知咬了半天,就是咬不下来。

      这时候的九妹正在九天上飞翔,突然觉得花芯被东西咬住,一下子就醒返来
    ,这才发觉那条鲤鱼正在穴内吸花芯,现在的九妹早已四肢无力,没有办法对付
    它,只得哀求何春。

      何春看到九妹这个样子,心中好笑,一条鲤鱼就把你弄成这样,好吧我尽快
    将它弄出来。何春武功高强,两三下就将那条鲤鱼吸了出来。

      那知何春刚拿出来,又一条进入小穴,不过是头朝外尾朝里,由于九妹小穴
    内充淫水,那条鱼就感觉有余得水,在里面后活蹦乱跳好不高兴。

      这下九妹可遭殃了,一条刚走又一条来了,这一条更利害,把个九妹弄得不
    知如何是好。

      但何春又不想和鲤鱼嘴接吻,正在为难之时,佘太君走过来说:“春哥你何
    不将如意棒插入九妹的小穴,用它来钓鱼,既帮了九妹又没有违反规定。”

      何春想了一想,也只能如此,于是将鸡巴插入九妹的小穴。

      本来里面就有了一条鱼,再加上一根巨大的鸡巴插进来,把个九妹的小穴涨
    得鼓鼓的,小腹都鼓起来,就像四、五个月大的孕妇。

      佘太君摸了摸九妹的小腹笑着说:“小妹,希望你在四个月后,能生下一个
    胖儿子。”

      “妈!你怎么这样说,春哥你希不希望我为你生一个胖儿子。”

      “当然我这么希望,只是希望不会为难你,因为你是杨家的寡妇。”

      “你放心,现在我们都这样了,还顾得那么多了,不过你还得把那条鱼弄出
    来,不然我哪有地方让你下种。”

      “好!为了我们的儿子,我尽快把它钓出来。你们呢,是不是也愿意为我生
    一个儿子啊?”

      大家惊喜得一个竟的点头,只是佘太君扭扭捏捏的说:“她们还可以,可我
    年纪大了,已经不行了。”

      “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我保你能生个小孩。”

      “是吗!我行,天啦!我为杨家生了七男二女,现在还能为春哥你生儿子,
    我太高兴了,到时候,等等!我数数看,哇!有十二个之多,可能还不止,还有
    这么多姐妹,到时候会有一支何家将,那可不得了,不知要多久能实现,不过我
    们不能同时怀孕,不然就没有人陪春哥你玩了。”

      “你放心我会注意的,如果快一点,十个月后就能见到了,不过先得解决目
    前的情况。”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八回 乐急生悲天波府 
    王妃设计进皇宫

      话说何春插入九妹里面后,由于九妹姿势太低,何春就觉得插入小穴很不方
    便;佘太君连忙叫杨排风将九妹顶高点,自己伸手扶住那可爱的大鸡巴,另一只
    手扶模着九妹的小穴,已减轻九妹小穴的涨痛,口里还说:“你们两姐妹也是的
    ,没有这个本事,就别逞能干,要是出了事怎么办,八姐,你还不过来帮手。”

      八姐听到母亲叫她,急忙跑过来,连鱼杆都来及拔除来,就像是给她装了一
    根尾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佘太君看到八姐这个样子也不住笑骂到:“怎么舍不它吗,就让它留在那里
    ,让你过个隐。”

      “那里是留给春哥的,几时轮到它,再说,如果想要一个东西过瘾,还不如
    我们那个东西好得多。”

      “对了,听说你们俩有一个好东西,是不是让我们开开眼。”何春说。

      “那东西早就让我们玩坏了,现在有了你这根如意棒,我们还用得它吗!”
    佘太君笑着说。

      “春哥,你们先别说其它的事情,快把它弄出来,如果让它下了种,你可别
    怪我啊。”

      “是吗?众姐妹你们说说,是不是我们让九妹生出一条人鱼来,好不好!”
    何春装着要退出鸡巴的样子,那边的姐妹一个劲的叫好。

      这下可吧九妹吓得半死,脸都吓白了,这要是真弄出个人鱼来,自己可怎么
    活。

      佘太君连忙说:“你们别玩九妹了,看看她的脸都白了,春哥,你就快点把
    它弄出来吧。”

      何春看到玩得九妹差不多了,于是用力一插,就听到“扑兹”一声,那巨大
    的如意棒全部插入九妹那已装了一条金丝鲤鱼的小穴。

      “啊……春哥,小穴涨破了。”

      “别着急,这不就出来了吗。”说完何春一抽鸡巴,那条鱼跟着也出来了。
    原来那条鱼被鸡巴从鱼嘴插入,随着鸡巴抽出而出来。

      大家这才发现这条鱼足有两尺多长四斤多重,王妃惊奇的说:“九妹,你可
    真不简单,你母亲能容下驴鸡巴就是不得了啦,你不但容下这条鱼,还能容下何
    春的如意棒,看来大姐这个位子,该你来坐,你们说是不是。”

      “等等,她的小穴是大,可是我生出来的,再说大姐这个位子,必须由春哥
    说了算,是不是春哥。”

      “这个吗,大家说的都有道理,我看这样,如果谁第一个怀孕,谁就是大姐
    ,如何?但穆桂英不算,因为她现在就已经怀孕了,她就算你们的小妹。”

      大家在欢笑中饭菜做得了,大娘她们做的面雕都已完成,跟她们第一次和何
    春干穴的情景一样,得到大家的一致好评,只剩下四娘没有表演。

      何春叫大家坐好说:“饭菜做好了,就剩下酒了,各位知道桌上为什么酒杯
    ?因为酒杯就是四娘的小穴。我曾听说四娘的小穴能装很多酒,今天我们就用四
    娘的小穴做酒杯如何?”

      四娘见大家都望着自己,于是脱去素白色的衣裙,露出一朵郁金香,叫吴彩
    莲把那坛酒搬来,然后倒立着,让吴彩莲将酒全部倒入自己的小穴中,倒竖走到
    每个人前面,让每个人对着自己的小穴吸一口美酒。

      就这样众人闹到月上枝头,王妃也舍不得离开大家,一连三天的狂欢,享受
    人间天堂,直到何春将所有的小穴插片,最后也不知到在谁的小穴里留下宝贵的
    阳精,这肯怕要等到两个月后才知道。

      第三天上午,王府来人接王妃回府,这几天的狂欢,使王妃真不想回府,躺
    在何春怀里的佘太君劝她暂时先回去,到时候找机会再来。何春也说:“你先回
    去,到时候你再来;至打杨府闭门谢客后,很多的人都在注意杨府,想知道杨府
    出了什么事情要这样做,如果让人知道就麻烦了。”

      王妃只得离开杨府,那知没几天就传来皇帝驾蹦,年轻的太子登基,辽国的
    奸细王强,杨家的死对头,更是荣升太师,并掌握天下兵马。

      自从宋辽停战之后,萧太后的灭宋大计受到了阻挠,心想有杨家在,很难攻
    下宋朝。于是将王强臭骂一顿,要他尽快将杨家搞垮。

      这几天何春和郡主化装出外打听消息,就发现有些谣言,对杨家极为不利。

      原来,新皇帝是个大色鬼,刚登基就将先皇的妃子,全都收到自己的后宫,
    供自己享受。

      王强就利用新皇帝的这一点,跟皇帝说:“万岁!现在天下太平,新帝登基
    ,应该广选美女。”

      “此事正和朕意,王爱卿,此事交你去办,违者满门抄斩。”

      “万岁交给臣办,是为臣的荣幸,只是天下的美女,都不及这家的,如果万
    岁能够得到,何须其他的美女,但微臣不敢宣旨。”

      皇帝听到有这样的美女,而自己的太师都不敢去,这家可真不简单,于是问
    道:“不知是哪家的美女?连太师都不敢去,你告诉朕。”

      王强暗自高兴,看你杨家能躲得掉。于是说:“万岁,你可知道杨门女将,
    那杨家女将,不但武功高强,而且美貌绝论,听说当年先皇就是和八王争夺柴郡
    主,而便宜了杨六郎,其他的女将可想而知。她们既然都是大宋的人就应该归万
    岁所有,何况她们都是寡妇,不能再嫁人,何必滥费。”

      “柴郡主!哪个大美女,我小时侯就见过,真是个绝代佳人,只是这个!不
    太好吧。她们毕竟有功与朝庭,这样合适吗?”

      “万岁,既食朝廷奉禄,就应该如此;再说那是以前的事,现在太子登基,
    她们就应该有所表现。”

      “既然如此,你就跑一趟。”

      “臣尊旨!”王强刚要领旨。

      就听到有一个声音:“万岁!此事交给臣妾去办,如何?要知道此事女人比
    较好办些。”

      二人抬头一看,原来是八王妃。

      八王妃今天去太后那里请安,路过书房就听到王强在出瘦主意,皇帝同意下
    旨,把个八王妃急得要死,见王强领旨,急忙走出来抢先领旨,然后再去杨府想
    办法。

      王强见八王妃愿意去更好,因为杨家不是那么好进的,八王妃跟她门有亲,
    不会有问题。于是朝万岁一点头,皇帝也就同意了。

      八王妃拿着圣旨来到杨家,跟佘太君这么一说,大家都炸开了。有的说赶快
    逃;有的说杀进皇宫;但都行不通,因为京城有十几万禁卫军,我们是打不过的


      大家正在一愁目展的时候,就听到八王妃说:“我有一个办法,不知大家愿
    不愿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吞吞吐吐,有什么主义就说吗。”郡主急切的说。

      “太君!你还记不记得,皇帝长得什么样子,是不是长得和春哥一模一样。


      “你不提起,我道忘记了,他们俩得的确长得一样,你是想来个掉包,让何
    春去当皇帝,杀了这个新皇帝。”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躲过这次灾难,春哥当了皇帝,不但救了我们,还可以
    让他有更多的小穴让他插,最好是连什么太后、皇后、屏妃、公主等等,以报当
    年先皇侮辱你们母女之事,只是春哥就不能呆在杨府了。”

      “这个主意不错,听说后宫佳丽三千,个个如花似玉,我倒想去走走。当然
    她们怎么能跟你们相比,只是现在没有其它的办法,至于我们的事情,这个好办
    ,有了这个圣旨,名正言顺的进皇宫。只是皇家礼仪你们必须告诉我,不能穿帮
    。”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九回 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风流

      话说大家商议事情一定,王妃就进宫复旨,让皇帝后天晚上一人由王妃陪同
    先来杨府看看,此事不要张扬,因为君纳臣妾会影响朝廷的声誉。如果万岁满意
    ,可以随时来天波府,臣妾将率众寡妇恭迎万岁,然后就将皇家礼仪都教给何春


      万岁单独见了王妃,听了回复,相当高兴,没有想到里面的问题,还夸奖王
    妃能办事,要她今后就留在自己身边。

      王妃笑了一笑,没说什么,只是后天晚上再来陪万岁去杨府,说完离开皇宫


      到了这天晚上,两人化了妆,没有带太监,来到杨府僻静的后门。见左右无
    人,王妃上前一敲门,不大一会门开了,里面漆黑一片,皇帝犹豫了一下,不敢
    进去,望了一下王妃,这是怎么回事。

      王妃看了一眼皇帝,说:“她们在里面恭迎万岁,请随臣妾进去。”说完就
    往里走,皇帝虽然有些担心,但色欲烧心,也就跟着王妃走进了鬼门关消魂殿。

      皇帝进门后定神一看,蒙蒙浓浓就觉得这里好像是一个后花园,怎么不见那
    些美艳的寡妇,不是说来要迎接朕吗?搞什么名堂,这死鬼皇帝还不高兴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队美女手执宫灯、身穿五色轻纱,内无寸缕,下身阴部只
    有一块及小的布遮住,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消魂,然后分两队的站立一旁


      这时的皇帝那见过这样的场面,虽说一国之君,后宫三千佳丽,什么样的场
    面没见过,但像这样的消魂夺目的阵势,还是第一次见到。心想要是那些寡妇出
    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就见从假山后面推出十余辆车,车上面都让锦缎盖住,
    不知是何物,但车后各树一面旗子,皇帝估计是佘太君领着众寡妇来了,但人在
    那里?这时皇帝就听见前面有人说:“臣妾率儿媳和女儿恭迎万岁,并请万岁检
    插。”说完,车后的侍女将锦缎宣开,只见每辆车上各有一名绝色美女,上身只
    有一根丝带兜住一对乳房,下身阴部被一根很咋的布遮住,就连阴唇都暴露在外
    面,都摆出各种撩人的姿态,专等着皇帝来插小穴,尤其是穆桂英也挺着大肚子
    ,跪在车上面,翘起肥臀。

      不是说要杀皇帝吗?怎么还让他插小穴呢,原来大家商量过,认为杀死皇帝
    是造反,跟杨家的宗旨不符,但如果他是死在牡丹花下,那是咎由自取,不光我
    们的事,所以决定这样做。

      这时的皇帝看到眼前的一切,欣喜若狂,有点不知所措,如何是好。一旁的
    王妃叹了一口气,一推皇帝说:“万岁!佘太君请你去检插,你还等什么?”

      今天万岁爷里面什么也没有穿,只着一件龙袍,见到这些绝色美女,他的龙
    鸡巴早就立起很高了,听到王妃这一提醒,也没看前面这辆车上的是谁,上去抓
    住一个双手扶住小腰,一挺鸡巴就往小穴里插,然后快速的抽插起来。

      “万岁!臣妾的桃花源如何?比那皇后娘娘如何?”

      皇帝抬头一看,原来插入的正是柴郡主的小穴,连忙说:“好!没想到你的
    小穴竟然如此紧小,我那皇后真不值得一提,我还记得当年先皇在紫云宫举行选
    花魁的宴会上,你夺得第一名,后来就嫁给杨六郎。从那时起我就发誓,一定要
    把你夺回来,今天总算如愿以偿,不但如此,朕还将他的母亲、老婆、姐妹、儿
    媳都收于胯虾,真乃我一生中的一大快事,就是今天让我死在你们的美穴下,也
    死而无撼。”看来这皇帝还真是算准了自己活不过五更天。

      “万岁!良宵苦短,不要辜负这好时光。”郡主的眉眼飞向皇帝。

      那皇帝就像是听到战鼓声一样,也没有章法不断的用鸡巴冲击郡主的小穴。

      “啊……哦……万岁……你可真是……英明神武……噢……插到花芯……啊
    ……万岁……你可要……棍下留情……妹妹的小穴……可比不得……啊啊……皇
    宫的姐妹……喔……它已经……很久……啊……没有鸡巴被插过了……”边浪叫
    边用小穴挤压皇帝的鸡巴,把个皇帝夹得也直高声喊叫。

      “插死你这个浪穴……看你还有多能耐……啊……夹得好紧……真不愧先皇
    ……乘经为你和……八王大吵打闹……啊……闹得不可开交……喔……就连皇太
    后都出动了……最后便宜了杨六郎……啊……”

      这边两人干得开心,那边就炸开锅了,这个喊“万岁偏心”、那个喊“小穴
    受不住了”,还有的说“万岁,可怜可怜我的小穴吧”。

      这一闹嚷,皇帝还以为自己了不得,于是又来到另一部车上,二话不说,扶
    住那硬得发紫的鸡巴,就往里插。

      还没两、三下,又有人喊起来,这下皇帝可就成了有求必应的鸡巴了,这辆
    车上插几十下,那辆车上干几十次,鸡巴软了,王妃帮着吹,杨排风不停的送加
    了料的补品、鸡汤等。就这样,本来就荒淫无度、身体虚弱的皇帝,最后就死在
    佘太君的小穴里。

      佘太君见大功告成,吩咐王妃先送何春回宫,八姐和九妹处理死体,今后大
    家见面,都通过王妃联系。

      就这样,何春由王妃陪同进入皇宫,由于何春早已记熟了皇宫内的一切地形
    和人物,王妃安排了一切就离开了皇宫,明天再进宫陪何春进见太后。

      其实根本不用担心太后,因为早年这太后还是妃子时,得罪皇帝被打入冷宫
    ,直到太子登基,才被立为太后,所以太后根本不了解皇帝的一切。

      至于皇后,是刚被皇帝立的,前太子妃,已被太子和王强两人玩游戏时干死
    了,所以也不用担心,最主要的是王强,只要杀了王强,也就万事大吉。

      第二天早朝时,佘太君呈上在侯方身上搜到的王强给萧太后的书信,王强大
    吃一惊,心想怪不得侯方到今天还不见人,原来已被佘太君抓住,并搜出信件,
    这下全完了,本来王强还想反咬一口佘太君,说她诬陷好人,何春不听那么多,
    趁机将王强交给开封府包拯审理。

      早朝过后,王妃来到御书房,见到何春得意洋洋的坐在龙书案后望着自己,
    就知道他已经成功的扮演了皇帝,现在只剩下了太后、皇后和一些嫔妃,只要再
    过了这一关,那就大功告成。

      何春在王妃的陪同下来到慈宁宫,那些宫女见到皇帝,连忙磕头口呼:“万
    岁”其中一个宫女看到皇帝就惶惶张张想跑进宫内。

      何春觉得事有蹊跷,哪有见到皇上就跑的,于是一个箭步来到面前,抓住这
    个宫女问:“你鬼鬼祟祟想干什么?”

      那宫女看到自己被皇帝抓住,吓得周身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瘫痪在地上


      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第三十回 何春进宫受煎熬 
    二公主受命赴京


      话说何春来到慈宁宫,见一宫女惶惶张张想跑进宫内,抓住这个宫女问:“
    你鬼鬼祟祟想干什么?”那宫女看到自己被皇帝抓住,吓得周身哆嗦,一句话也
    说不出,瘫痪在地上。

      原来,这宫女是太后身边的贴身宫女,生得是花容月貌,而且还是一个才女
    ,深得太后宠爱。那色鬼皇帝早就想上了她,几次未能得手,都因为太后的缘故
    。碰巧今天太后不在慈宁宫中,这宫女一见色鬼皇帝,就想躲避,哪知让皇帝给
    抓住,心想这一关是过不了。

      何春心中有些紧张,生怕自己露出了马脚,定了一下心神,问道:“你这是
    干什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太后是否已经起床?”

      那宫女连忙回答:“今早太后由二位公主陪同去祖庙进香去了,听太后说要
    在那里多呆一阵,为我大宋吃斋乞福。”

      何春望了八王妃一眼:心想不在更好,我可不想见那老太后。口中喊到:“
    摆驾回宫!”转身走向自己的寝宫。那宫女呆呆望着远去的皇帝,心中纳闷:平
    时见到我总是动手动脚,今天这么好的机会,皇帝是怎么啦?

      来到自己的寝宫坐在龙椅上,叫那些太监退下,等太监走后。何春一把将八
    王妃抱在怀里说道:“那太后不在更好,哪有母亲不认识自己的儿子。”

      “那你这就不知道了,太后当年被打入冷宫后,太子是由老皇太后抚养长大
    的,所以,这太后根本不了解那色鬼皇帝。不然我们怎么也不敢让你来送死,我
    们还舍不得她呢!只是你暂时不能享受那个好东西,你不知道,想当年那太后可
    是绝代佳人,而且精通狐媚之术,床上功夫甚是了得。那王强用尽了手段,才将
    她送进皇宫,这就是王强为什么深得皇帝喜欢的原因。别看我们几十个人都不是
    你的对手,在你胯下称臣,她就难说了。”嘴上这么说,手里正抓住何春的那根
    大鸡巴,不断地上下抚摸。

      何春笑了一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找过机会试一试,看看谁厉害,把她
    降服在咱胯下,那以后这皇宫就万事大吉了。只是还要等上十几天,这也好先让
    我了解一些情况再说。你先去天波府跟她们说一声,要太君带八姐九妹今晚进宫
    来陪我,没有她们我还有些不习惯。你暂时不要来皇宫,等我把八王一干人等打
    发出京一段时间,你再来方便些,你知道吗?”。

      “知道了!这还用你说吗,那我这就走了。”说完,八王妃离开皇宫直奔天
    波杨府。

      天波杨府里正在欢庆大仇得已报,见到八王妃来到,急忙让到屋内,七嘴八
    舌问八王妃:“何春在皇宫可好?是否安全?他有没有想我们?”

      八王妃看到这帮杨门女将实际上一群淫娃荡妇,心中想道:你们是怕皇宫里
    的骚狐狸把你们的春哥抢走,到时候你们的小穴搔痒起来,只怕是要上街抓男人
    止痒了,那可是天下大乱了。于是说道:“你们放心,春哥一切都好,只是有些
    寂寞,希望有人能去陪他,不知你们谁愿意去啊?”

      大伙一听个个都抢着要去,心里都明白,这天波杨府没有一个男人,小穴搔
    痒起来,可是难受之极也,没有春哥那根大鸡巴,这生不如死。所以,大家都争
    着要去,以穆桂英叫得最厉害。

      站在一边的佘太君突然看到八王妃的眼睛望了自己一眼,心里立刻明白了。
    于是说道:“你们不要吵了,听大姐一言,春哥刚进皇宫,一切还没有稳定,我
    们现在谁都不能进宫,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知道春哥现在很需要我们,但为
    了春哥和我们的安全,想在谁都不能去,我想春哥会了解的。八王妃,你说呢?


      “大姐说得对,我也不赞成你们去。虽说春哥很想你们,但这个时候大家一
    定要忍耐,这件事就请大姐修书一封,我再进宫一趟跟春哥说清楚。”佘太君立
    刻提笔,将目前的情况告诉春哥她们不能进宫的原因,最后加一句:“我们会尽
    快想办法来和你相聚。”

      八王妃收好信封,告别众姐妹立刻还回皇宫,何春看到佘太君的信后,想了
    一会说:“大姐说得有理,我会处理目前的情况。你先走吧,太晚回去就不好了
    ,过几天就好了。”八王妃看了春哥一眼,一点头转身离开皇宫。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朝开始,那死鬼皇帝将压了几个月的公事和众大臣一一
    处理完毕,喜得那一帮忠心为国的大臣,都认为上天保佑我大宋,万岁终于以国
    事为重。

      一时间朝野振奋,尤其是那些将军、元帅抓紧练兵备战,随时准备收复燕云
    十六州和消灭西夏王朝。

      话说箫太后兵败回到燕京,把个众大臣骂得一无是处,并藉机杀了几个不听
    话的大臣,一时间辽都燕京死气沉沉,毫无生机,更加上边关传来,宋朝正在练
    兵备战,深怕此时宋军进攻,自己身边的兵力不足当不住宋军,弄得箫太后整天
    坐立不安。

      这一天,二公主来给母后请安,见母后愁眉苦脸,就知道母后正为国事烦恼
    。于是上前说道:“母后你与大宋已签定和约,又是杨门女将的佘老太君牵线,
    你有什么害怕的?如果需要,我代母后前往东京汴梁一趟如何?”

      箫太后一听,心想以目前的情况,二公主去一趟是最好不过了,听说那宋朝
    皇帝是一个色鬼,以我二公主绝代佳人,定能稳住大宋皇帝。也顺便写封信给佘
    太君,请她看在一起共患难的份上帮帮手。于是任命二公主为使节,前往宋朝都
    城东京汴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19-5-27 21:57 , Processed in 0.066080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