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169 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註冊



查看: 2856|回复: 0

[人妻] 想着其他男人的爱人

[复制链接] x0 [感謝清單]
  • TA的每日心情
    無聊
    2018-9-11 13:31
  • 簽到天數: 2 天

    [LV.1]初來乍到

    发表于 2018-9-11 13:5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更多成人资源,马上注册论坛帐号。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註冊

    x
    想着其他男人的爱人

      有一些日子,在网上经常浏览淫妻类的文章,开始幻想我老婆施粉被别的男人操得死去活来,尤其是那种特别粗长的鸡巴,通体油亮发黑,在施粉淫穴里插进抽出,刮翻着穴内嫩肉,真的让自己欲火高涨,下面坚硬如铁。

      记得再次提起那个男人是我主动的,那是一次很刺激的操逼感受。我狠狠地将整根鸡巴插进施粉的逼里,为将要提出的问题兴奋得有点发颤。施粉感觉到我的情绪,拱着身子热切地响应着我。

      “爽吗?”我一边快速而猛烈地抽动着,一边问老婆。我不希望在她十分清醒的情况下问她这个问题,避免尴尬。

      “爽……爽死我了……啊……恩……恩……老公……我的逼是不是很松啊……啊……”施粉神情有些迷乱。

      “是不是那个男人给你操松了?我比他操得爽吗?”我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同时抽插的速度明显快了一些。

      “啊……是……是……比他操得爽……啊……逼松了你还喜欢吗?……”施粉兴奋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或者羞愧,干脆得让我有些心痛,而且,我感觉到了她的逼正在收紧及颤抖。

      “喜欢,只要是施粉的逼我就喜欢,越松越喜欢,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和你那野男人比过很多次了?……干死你个骚货……”我兴奋地狠狠插了两下。我还没提哪个人,她都已经想到他了,淫穴还那么大的反应,八成以为现在插在她逼里的是那个男人的鸡巴。

      施粉没有觉察我的变化,淫荡地呻吟着:“好爽……老公,你现在真厉害了……操死我了……啊……啊……”

      “我和他谁的鸡巴大?”

      “你的……”

      “再说一遍……说实话”

      “啊…啊……他的……他的鸡巴大……”

      “谁操得你更爽?”

      “你操得爽……啊……”

      “他操得你不爽吗?”我将施粉的两条腿驾在肩上,鸡巴尽根没入淫水泛滥的骚逼里,前挑后撞。

      施粉吃力地张着嘴,断断续续地说:“爽……啊……啊……爽……都爽……”

      “他操得你也这么爽?”我又一次将鸡巴从那温热的骚逼里抽出,然后就像工地上的打桩机一样又猛地直直插进去。

      “他操得没有我……老公……你操得爽……老公……我离不开你……啊……啊……”施粉淫叫着抬起头,看着我的鸡巴在她的淫穴里来回的抽插。

      “他操得没我爽你还让他操你那么多次?你个骚逼,就那么欠操吗?”

      “啊……老公……我再也不让别的男人操我了…我永远就要你一个……啊……老公……我的逼……啊……只给你一个人留着……啊……我的…逼……要被你的……大鸡巴……操……啊……啊……操死了……”

      我有些续不上力,脑袋缺氧似的有些空白。这两年几乎没有什么体育锻炼,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从插入到现在至少有45分钟了,这种剧烈的活塞运动太消耗体力了。

      我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整个身子俯盖在她热力散射的的温软肉体上。像以前操逼我累了一样,施粉搂紧我的背部,收拢双腿,在她天衣无缝的配合下,臀部的挺落没有丝毫停滞,只是每次的贯穿没有刚才那样彻底、凶狠。

      施粉从刚才的狂风暴雨中慢慢回过劲,开始心痛起我来:“老公……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再操……”像条勃发春情的蛇一样缠着我扭动着。

      我确实有些累了,俯在她身上不动。施粉立即双腿绞在我的屁股上,双臂紧紧搂着我,生怕我的鸡巴脱离她的淫穴,时紧时松地咀噬着我的肉棒。

      我用脸颊磨着她的耳垂:“你和那个男人有没有操过一百次?”

      “嗯,讨厌……”施粉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开始忸捏起来。

      “有没有?”我的屁股动了起来。

      “没有……”施粉搂得我更紧了。

      “那操过多少次?”

      “啊…啊……”施粉似乎在犹豫着。

      “老婆,快说,我不会生气的。”边说边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8……9次……啊……啊……”在我肉棒的威力下,施粉又进入状态。

      “肯定不止9次,你给我老实交待……骚货……快……”亲口从她口中说出,我十分兴奋,狠狠地插着她。

      “反正没有超过10次…啊……好爽…快点插啊……老公……”

      “我不信。”我停下来不动,“不说实话,我不操了。”

      “真的老公,就10次……求求你,快点操,操我啊……老公……我受不了……逼好痒……”施粉咬着牙忍耐着,浑身滚烫。

      “是你自愿的还是他强迫你的?”我当然知道是她自己进了人家门还上人家的床,但我还是希望听到她说出另外一个结果。

      “啊……”

      “你自愿的……是不是?”

      “……”

      “是不是?”我把鸡巴从她逼里抽出来,又停下了。

      “是……我自愿的……我掰开逼让他操的……”她赶紧用双手去搂我的屁股。

      话音没落,我就猛然一下插进去:“你个骚货,竟然掰开逼叫人家操!今天非操死你……,非把你的逼操烂”我发疯似的快速抽动着。

      “不敢了,老公……我再也不敢……叫其他男人操我了……你一个人都快把我操死了……爽死我了……啊啊……逼都操松了……”施粉弓着身子,头部不停在摆动着。

      我再也撑不住了,一股强烈的快感已经不可阻挡在涌上脑间,我用双手牢牢地捧着她不停摆动的头部,屁股用尽全部的力气向她下面撞击着。

      一下,两下,三下,最后深深插进去:“我射……射…了…啊……粉……啊……粉……粉……啊……老婆…”我抖搂着,脑袋再次空白,失去意识,一下,二下,三下,随着鸡巴接连几次无比强劲的勃动,一股股精液像火山一样喷放,滋滋地射在了她的逼里。

      施粉张着嘴却发不任何声音,只是不断的吞着口水。

      剧烈的高潮持续了近一分钟,我才无力地瘫软在施粉身上喘息着。施粉把我搂在她怀里,嘴里一边老公、老公地淫叫着一边在我脸上到处狂乱地舔着。

      每次游戏结束,我都想快些躺下休息,可施粉总不想那么快放过我,不但不许我马上从她逼里抽出来,强迫我爬在她身上抱着她,还要跟她说会话才算了事。

      我屁股抬了抬,从她湿滑的淫穴里拔出肉棒。施粉松开手脚,我才得以翻身平躺在床上,湿淋淋的肉棒竟没有疲软,依然直直地挺立着。

      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以往精力特别旺盛的时候射过后也会这样,但今天显然例外。

      施粉似乎也累得不轻,没有如往常起身擦拭下体的精液,娇懒地平躺着,高耸的乳房随着逐渐平缓的喘息起伏着,面如桃花般绯红。

      几次不经意的眼神交流,操逼时的毫无顾忌、口无遮拦让彼此都感到有些难堪和尴尬,施粉就没有象往常那样再缠着我说话。

      我们太久没有这样疯狂地操逼、享受了。

      看看施粉侧卧着凹凸起伏滑如锦锻的腰身,我的心里充满爱意。翻身过去搂住,施粉抬了抬头,左臂便从她脖子下面伸过去握住她的一只大乳。

      该面对的始终都要面对,我扳过施粉的脸对着:“舒服不舒服?”

      施粉闭着眼:“舒服……”

      我对着她的嘴吻了下去,她热烈地啜吸着我的舌头。

      好不容易才挣脱,施粉如丝媚眼充满款款柔情,眨巴着注视着我:“老公,我好舒服,你呢?”

      “我也是。”我慢慢地抚摸着她说,“……说说他是怎么做的,好不好?”

      “说什么呀……”施粉娇羞地把头往我怀里钻,“不都一样嘛,有什么好说的。”

      “说说嘛,没事的。”我怂恿着,“我真想看着你被别的男人操逼。”

      “你不恨我?”施粉扬着脸问我。

      “恩,不恨,只要你高兴就行。感觉你被别的大鸡吧操很兴奋”我笑说道。

      “你比我还骚啊老公……”施粉娇羞地在我腰上捣了一下,回嘴道。

      气氛活跃起来,我们就慢慢地说着她和那个男人的事。

      我问她,他操得爽不爽,怎么做的,谁在上面,有没有吃过他的鸡巴。一旦放开,她也没了什么顾忌,问什么答什么。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提到那个男人的名字,但都心照不宣。

      她说那男人的鸡巴非常大,很长,像黑人鸡巴似的,每次都插得很深,当完全插进去时,小逼撑的发涨,特充实。操逼姿势不多,主要是从后面插进来,有时他在下面,他做的时间很长,有时能操半个多小时。她喜欢摸他的鸡巴,更喜欢69式的互相舔,还总是把舌头伸到自己的逼里……问答的过程我们都很兴奋,我让施粉翻身背对我,鸡巴又插进了她的淫穴里。

      我问施粉到底是他的大鸡巴好还是我的小鸡巴好?她说当然大的好,插的很深。  她还说他们真的一共只操过8、9次,没有我想象的的上百次那么多。

      听施粉兴奋的说着以前操过她的男人,想象着那鸟黑粗长的鸡巴在她自愿敞开的淫穴里肆无忌惮的进出,妒火和欲火交替迸发,烧得我的鸡巴坚硬膨胀,拼了命一样的在她逼里插弄宣泄着。

      最后施粉在我疯狂的抽插下达到第三次高潮,我也一泄如注,精疲力竭。完事后,施粉温情款款地说,其实我还是喜欢你的,不大不小,正合适我,操得我爽死了。

      对于施粉的说辞,我开始也有点相信。大概半月后的一次女上男下的操逼对话中,让我半信半疑起来。

      当时她抱着我的脖子坐在我鸡巴上,屁股一上一下的插着逼,深吞浅吐,还会前后磨动两下。她吐着气说:“啊……啊……老公……你插得好深……逼都麻了……啊……爽死我了。”

      我狠捏眼前的两只丰乳问她:“插得深了好还是插的浅了好?”

      她说:“深点好。”

      我问她:“他插得深还是我插得深?”

      施粉如实回答他插得深,我打了一下她的屁股,醋意十足:“给你找几个男人一起操你怎么样?”

      施粉被揭短似的娇羞地把两个乳房压到我的脸上使劲蹭着:“好,多找几个,不过我要要鸡巴大的。”

      我两手抓住她的两片臀肉,使劲地把她往我鸡巴上压:“你没有让他不要插得太深吗?”

      “他喜欢,我更喜欢”施粉旋动着丰臀,下体的结合部一片泥泞。

      “骚货,!我看你是犯贱,欠操!是不是?”我抬起屁股狠顶了她一下。

      施粉没有防备,身体被抬高,“波”的一声肉棒脱离阴道,落下时却没能对准洞口再插回去,肉棒滑到她的屁股后面。

      施粉“啊”一声,伸手下去抓住了滑腻的肉棒,对准她的洞口,“扑滋”一声又坐了进去:“是……我就是欠操……啊……逼痒死了……”

      “你去找你的大鸡巴男人啊……真是贱逼……”我狠狠地顶着她,带着些醋意和隐隐的期待刺激她。

      “好……啊……啊……下次我带他过来操……啊……让你看看……使劲插……插深点啊老公……哦……哦……太刺激了……逼要操烂了……老公……老公……等他来了你们两个一起干我啊……好不好……啊……啊……好不好啊……亲爱的……两个鸡巴同时插我逼里……”施粉毫不理会地扭动着身体着,淫穴一阵阵的收缩。

      我知道施粉又高潮了,把我的鸡巴夹的是那么紧。

      “好啊老婆,我们两个一起操你,不但要插你的逼,还要舔你的逼……还要操你的嘴,射你嘴里,啊……啊……老婆……粉……啊……粉……粉……我也到了……啊……啊……啊”

      “射我逼里……老公……啊……啊……射我逼里……”

      随着两个人的淫叫,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到了施粉的淫穴里。

      自从有了共同的语言,以后的日子每次做爱都那么的舒畅,那么的刺激。

      字数:3303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註冊

    本版积分规则

    手機版|Archiver|SEX169

    GMT+8, 2019-5-27 21:59 , Processed in 0.199929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